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这款APP被教育部喊停

发布日期:
2021-12-27

浏览次数:

1078

来源:

半岛晨报

如今,大部分的学生、家长的手机里,都有几款“拍照搜题”APP。虽然这些应用程序自问世以来就备受争议,但一点都没能阻挡其在扩张步伐上的高歌猛进,甚至将“搜题讲解”做成了付费功能,成为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乱相丛生:

增设“青少年守护”模式,是否意味着监管到位?

“拍照搜题”作业类APP真的下线了吗?在手机应用市场中,记者以“拍照搜题”为关键字进行检索,发现使用率位居前列的“作业帮”、“题拍拍”等APP依然存在,还有一些下载量不高的APP更是直接以“拍照搜题”为名字,吸引学生家长直接下载。

靠拍照搜题起家、随后切入在线教育业务的“猿辅导”,已经改名为“小猿答疑”和“猿题库”两款APP,其中“小猿答疑”APP在苹果手机应用市场里的下载量就已经高达140万。

在长期使用这类“拍照搜题”APP的家长眼里,目前没有一款APP彻底下了架,日常功能均可使用,有些APP在主页设置上把惹眼的“拍照搜题”,改成了“视频答疑”、“搜索答疑、”“作业检查”、“作业批改”等字眼,以此来规避监管风险。

在教育部印发的通知里,主要针对的还是学生使用作业APP现状。目前,像“作业帮”、“题拍拍”、“小猿答疑”等APP,都在开机页面增设了“青少年守护”模式,有些甚至还会让用户选择“学生、家长、老师”的身份。记者发现,无论是选择青少年模式、还是家长模式,其主页栏目设置都是相同的,有些APP则明确学生模式搜索答疑功能不提供答案及解析。

那学生以家长名义进入该模式进行搜题呢?记者发现,大部分APP在选择家长模式登陆时,不仅可以跳过部分注册环节,登录也只需要手机号码验证后,就可以选择家长模式。这样的模式区分,让人不免觉得形同虚设。

事实上,“拍照搜题”功能除了教育类APP有,搜索引擎“百度”APP“扫一扫”居然也能扫出解题答案来。在“百度”APP里,无论是主页栏目设置、还是页面里,均没有提到过任何有关“拍照搜题”的字眼。但在学龄童的家长圈内,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只需要使用“扫一扫”功能,就能实现“拍照搜题”,如果需要视频详细讲解,有些则需要另外收费。

目前,“拍照搜题”类APP在形式上,增设了“青少年守护”和“家长模式”,但这之间并没有很明确的界限,学生非常容易就能切换到家长模式,从而进行拍照搜题看答案。还有一些具备“拍照搜题”的搜索类APP,并没有在任何界面推介其功能,这是否意味着就在监管范围之外了呢?

家长焦虑:

作业不会做,不求助搜题APP求助谁?

最近,“拍照搜题”类APP要整改下架的消息,在家长圈内不胫而走,不少家长表示: “随着孩子就读年级上升,有些题目确实有难度,不求助搜题APP,都不敢保证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

崔女士的孩子上初中了,“拍照搜题”是她每天给孩子检查功课、讲解题目的一款“神器”。每天晚上八点半,她雷打不动地要给孩子讲不会的数学题目,最近,孩子已经学到用代数解题了,崔女士会事先用“拍照搜题”功能搜出至少3种以上的解题方法,然后再给孩子一一讲解。

“每天的作业都要完成,不会的题目要当天消化。”在崔女士看来,如果作业不会做就空在那里,那第二天还有其他不会做的题目,日积月累就很难消化。虽然老师会在课堂上会讲解题目,但每个孩子遇到不会做的题目都是个性化的,因此,家长的辅导更加有针对性。

随着孩子年级越来越高,题目越来越难,崔女士坦言真的不是所有的题目都会做,尤其是物理等学科,很多知识点早已经忘了。她表示,对于自觉性高的孩子来说,自己使用“拍照搜题”功能未尝不可。但对于自家的娃,自制力有限,她还是倾向于自己用“拍照搜题”来帮助他解决难题。

像崔女士这样使用智能软件功能,给孩子辅导功能的家长并不在少数。但在记者采访中发现,还有更多的学生,使用“拍照搜题”纯粹就是为了抄个答案了事。

王同学小学四年级了,因为父母工作繁忙,给他配了手机以便联系。但自从他发现了“拍照搜题”功能,不会的题目就选择照抄了事。时间一长,王妈妈发现:儿子的作业完成度还可以,但一到考试就暴露。最终,她才在其他家长的指点下,发现了儿子的小秘密。

在王妈妈看来,“拍照搜题”这种工具,对于缺乏自制能力的孩子来说,真的是弊大于利。久而久之,自己主动思考做题的能力只会越来越弱。“儿子很难体会到我们小时候那种冥思苦想后终于解出难题的快乐了。”

专家观点:

网络学习工具是“双刃剑”,要培养良好学习习惯

事实上,“拍照搜题”这一类的APP从面市起,就存在争议。

开发商和运营商认为,“拍照搜题”类APP,就好比老师或一个成绩优秀的同学在身边,便于学生获得解题的思路。而质疑者认为,这非但不便于学生自主学习,还便于学生偷懒,直接通过APP获得答案,有不少学生下载这类APP,就是为了快速完成作业、抄袭答案。

对于“拍照搜题”类APP的监管并非首次,要求这类作业APP暂时下线,这是执行“双减”的规定。今年7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

学生对“拍照搜题”类APP的大量应用、甚至是依赖,对学校的教育教学已经开始产生了负面影响。

“学生学得怎么样,以往教师通过作业批改就能一目了然。现在学生学得怎么样,作业并不能真实反应学生的学习情况。还有些学生甚至出现了平常作业都很好,一到考试就不行的情况,无疑这给日常教学带来了新问题。”上海市甘泉外国语中学副校长郝晓刚认为,对于“拍照搜题”类APP应该对学生进行限制使用,因为长期“抄作业”的学生常常误以为这题目是自己做出来的,导致老师上课讲题时常常心不在焉。经常抄题对学生发散性思维训练产生很大局限,一道题目明明可以有多种解法,有些学生还可以创新地用新方法去解题,现在学生一用上“拍照搜题”就变成了“千篇一律”的答题,有时甚至还有错误的“千篇一律”解答。

网络学习工具都有两面性,是把“双刃剑”。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问题不在于作业类APP,而在于使用作业APP的学生,如果学生有自主学习能力,那就会发挥网络学习工具的积极作用,因此,不是要取消“拍照搜题”这类APP,而应该加强对学生的监护、引导,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和自主管理能力。但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和自主管理,并不容易,而“拍照搜题”类APP的存在,又在刺激学生的依赖性。因此,很多家长呼吁取消这类APP,为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习惯、能力创造良好的环境。

此次对“拍照搜题”类作业APP进行暂时下线处理,并非不允许所有作业类APP存在,而是要趋利避害,限制作业APP的弊端,发挥作业APP的优势。熊丙奇指出,作业APP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在布置个性化作业、弹性作业,反馈学生作业效率等方面还是具有其优点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双减”治理“拍照搜题”类APP后,有的教育培训机构转向开发具有类似功能的“实体产品”,把线上培训内容、APP“产品化”,号称某某智慧学习机,卖给学生和家长,而产品功能和以前的APP差不多。对此,需要把这类产品也纳入统一规范治理,防止机构打擦边球。

来源:新闻晨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