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B站想做微短剧市场的新变量

发布日期:
2021-12-20

浏览次数:

602

来源:

钛媒体APP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市场总是从一个风口到另一个风口,而在当下的互联网中除去元宇宙,微短剧算是最热火朝天的一个。

对比元宇宙,微短剧并不新鲜。行业公认的最早代表可以追溯到2016年前后上线的《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到了2018年爱奇艺又打造了一个成功的竖屏微短剧案例——《生活对我下手了》,随后以快手、抖音、微视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纷纷跟进布局,微短剧逐渐成为新的角力场。

在此基础上,抖音内测短剧付费功能的举动将市场热情推至高潮,这意味更多分羹者会不断涌入,比如B站。

其实,在微短剧赛道里B站下场很早,2017年时其就和兔狲文化传媒合作了微短剧《不思异》系列,今年6月B站还以融资的方式获得了该公司10%股份,这被视为B站重战微短剧的起点。

事实也证实了行业的猜想,两个月后,B站的微短剧剧场“轻剧场”开张营业,而抖音内测短剧付费的消息流出不久,“轻剧场”又作为一个独立的板块出现在B站2022影视片单上。

也就是说,B站将继续加码。

2011年,马化腾在为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撰写的序言中提到过一个“天空法则”的概念,表示新时代互联网的竞争是错位的,麻雀有麻雀的天空,老鹰也有老鹰的天空。

按照这一逻辑,B站加码微短剧并不理智。

但现实的情况是,当下移动互联网已经从增量博弈迈入存量内卷,受此影响,“天空法则”又逐渐开始退化成讲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一背景下,平台想具备强有力的竞争优势,并在商业模式和内容布局上构建起良性可持续的生态模式,必须走向多元化,而对风口的捕捉相对而言是一条捷径。

所以我们看到,B站今年不仅扩大了在游戏、动画等自身长板领域的投资,对生活电商、衍生周边、影视版权以及MCN等也有不同程度的加码,甚至进入到餐饮、电动汽车、服装等新领域。

据报道,B站会在近期内测“小黄车”直播带货功能,且首批招商工作已基本完成。而在11月,B站已以约1.18亿元收购了持牌支付机构浙江甬易电子支付有限公司65.5%的股权,为自己打造直播带货闭环铺下了路基。

不过,B站急速扩张版图并不仅是为了争夺存量,也有打造盈利曲线的渴求。

财报显示,B站今年前三季度总亏损47.04亿,比与其同天发布三季度财报的爱奇艺高出近3亿。而加码微短剧虽很难治愈B站的盈利焦虑,但极可能换来一丝舒缓。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8.88亿,占到了整体网民的87.8%。

短视频已经成为人们闲暇时间消费的主要内容形态之一,而微短剧又已迈入了付费时代,对比传统网剧所具备的制作成本低、拍摄周期短、上线快的类型特点,也增添了其盈利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在正式内测短剧付费功能前,抖音上的微短剧已经在11月默默开启了付费模式,快手更是在2020年就开始“试水”,甚至还上线了付费微电影。据统计,截至目前快手平台上付费短剧的数量已有近2500个。

另一边,腾讯视频在11月上线的单独购买某剧会员功能,也被指多用于站内短剧购买。

微短剧是一座可以挖掘的富矿,但机遇与挑战总是相伴相生的。

据腾讯视频在微短剧私享汇公布的数据,平台自今年4月开启微短剧分账模式以来涌现了不少分账佳作。9月底首播的《给你我的独家宠爱》上线17天播放量破亿,目前分账破900万,而7月上线的《大唐小吃货》更凭借超2亿播放量揽入高达1300万以上的分账金额,成为全网首部分账破千万的微短剧作品。

优酷在今年进入“减量提质”阶段后也成果颇丰。据云合数据,优酷2021上半年微短剧上线数量收窄至79部,但整体质量提升,有效播放同比增长6%。

值得一提的是,平台在今年推出的《另一半的我和你》《心跳恋爱》不仅形成了一定的出圈效果,还取得了较为亮眼的口碑成绩,前者更一度以8. 1的豆瓣评分刷新了国产微短剧的观众口碑。

同时,芒果TV的短剧频道也在紧锣密鼓的更新当中,今年8月底芒果TV还与免费网文平台米读围绕优质IP开发、精品微短剧制作等多个方面达成合作。

作为行业先行者,拥有《权宠刁妃》《河神的新娘》《秦爷的小哑巴》等众多代表作的米读已摸索出一套相对成熟的微短剧开发机制,所擅长的甜宠类型也与芒果TV以90后、00后为主的核心女性用户群体的审美喜好契合。这意味着芒果TV与其牵手不仅能丰富平台微短剧的创作源,也能有效提高爆款的产出率。

故事的另一侧,以抖快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中也不乏风生水起者,典型如快手。据平台官方数据,在快手,每天观看短剧的人数已经超过2.1亿,观看总时长达3500万小时。

微短剧市场初步形成了百花齐放的景象,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背后,B站想要赶超还有较高的行业门槛需要跨过。

首当其冲的是,微短剧的盈利模式还不清晰稳定。

话题#抖音测试短剧付费#冲上微博热搜后,大众给出的态度更多是“不支持”,而在此之前,抖音、快手在微短剧付费上的尝试也并不乐观。

对比免费播放的前40集,抖音微短剧《超级保安》第二季需要付费解锁的41-45集播放量皆呈现断崖式下滑,最高不过7000出头。无独有偶,《我和妖精有个约会》《我的狗仔女友》欧秘书对我下手了》等快手目前热度与好评率较高的几部付费微短剧,付费效果也难令人违心夸赞。

究其原因,最关键的还是性价比太低。

目前,快、抖微短剧单集解锁定价都设置在10平台币,两家目前平台币的定价也都是1元可购买7快币或7抖币,按此计算,用户购买一集需要支付近1.5元。但问题是,快、抖微短剧的单集时长大都在1-3分钟,与长剧集(按40分钟/集计算)存在超10倍之差,而长剧集之前的单集会员解锁价不过3元。

另一方面,微短剧市场目前仍处于泥沙俱下的粗放生产阶段,诸如《另一半的我和你》这样的口碑之作屈指可数,鱼目混珠的抄袭嫌疑者和“跟庄”热作的复刻者却摩肩接踵。

在此基础上,B站想通过内容付费推开微短剧的变现大门,还有自己的品质门槛要迈。

B站的主力用户是中国互联网用户群里最年轻的群体,由于生活在物质丰富的年代,并且是伴着互联网发展而成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拥有强烈的独立人格、思想和审美,不会轻易人云亦云。

这表示,他们对内容质量有着更高的要求,而陈睿也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强调,用户增长的根本取决平台内容质量。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B站“轻剧场”会将悬疑、科幻等脑洞类内容作为主基调,但这份选择的背后也有明显弊端。

一方面,知乎布局微短剧也是从此切入,比如《嘘!看手机》《第四审判室》《寒梅工程2021》等,这无疑弱化了B站微短剧的独特性。

另一方面,受时长限制,微短剧所能承载的故事体量有限,而悬疑、科幻等脑洞类内容的创作难度又较高,B站想做出惊喜绝不是件易事。再退一步,即便品质过关也很难获得出圈效果,因为这类内容本身并非“大众友好型”。

目前,“轻剧场”首页重点推荐的6部微短剧中仅有《抓马神探》播放量破千万。相比B站月活2.67亿的数据,这属实算不上一个漂亮的成绩。

B站任重,但值得期待,毕竟从“二零一九最美的夜”bilibili晚会,到《说唱新世代》《疯犬少年的天空》,再到提前一个季度达成2021年全年用户增长目标都足以佐证,它是擅长制造惊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