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战争难民、天才导演、影坛肝帝!拿下年度最佳游戏的暴躁老哥,来头有点猛!

发布日期:
2021-12-15

浏览次数:

782

来源:

17173新闻

大家好,我是X博士。

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捧着年度最佳的奖杯,嘲讽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这种感觉到底有多爽?

在昨天举行的TGA颁奖盛典上,仅制作过三部游戏作品的新手设计师约瑟夫·法斯(Josef Fares),就靠着《双人成行》优秀表现斩获了TGA年度大奖,还当着全球观众的面,狠狠地鄙视了一番那些曾瞧不起他的奥斯卡评委。

或许,新观众还会对约瑟夫·法斯嘲讽“奥斯卡越来越拉了”的尖锐言辞倍感困惑,不晓得这位混迹游戏圈的天才牛人,与那帮拍电影的有何瓜葛?

但对于TGA的老观众而言,大家都对他在2017年度颁奖盛典,以嘉宾身份冲着奥斯卡评委比中指、骂脏话的史诗级“冥”明面留有十分深刻的印象。

今天,X博士就来跟大家仔细地唠一唠,这位前瑞典票房巨导、现TGA年度最佳大奖得主,究竟是如何被影视圈的业界大拿气跑,转行做出《双人成行》逆袭干翻奥斯卡的彪悍人生!

划重点一:战争难民、天才导演、影坛肝帝!超魔幻的人生经历

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那么,属于约瑟夫的那本书,绝对是由疯子(或天才)书写的超魔幻传奇故事。

1977年出生在贝鲁特的约瑟夫,正巧赶上了黎巴嫩长达16年之久的教派内乱。对于年幼的约瑟夫而言,别说是接受系统正规的教育了,就连一家人的日常生活都面临着生离死别的挑战。

根据约瑟夫的自述,从打他记事起,为能搬到瑞典躲避战火,他家就曾做过五次尝试。

在约瑟夫10岁时,他与他的家人才从“糟糕的破事”中获得解脱,过上相对安定的生活。

可令人意外的是,缺乏系统教育的约瑟夫,却在影视拍摄方面崭露出了极为惊艳的天赋。

他在15岁时就能靠着自制短片,在瑞典业余影展上大放异彩,还被瑞典戏剧电影学院破格录取,成了该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生。

最牛的是,拥有极佳影视天赋的约瑟夫,同时还是一位隐藏的肝帝大佬,他在就读瑞典戏剧电影学院期间,便与朋友们合力制作了50部短片。

约瑟夫还因为在制作这些短片时,天马行空地用低成本打造电影特效,而被圈内同行冠以“低预算国王”的称号。

划重点二:四过奥斯卡而不入,天才导演愤怒转行,成为独立游戏制作人

2000年,约瑟夫所执导的处女作《Jalla!Jalla!》走红全瑞典,获得口碑与票房的双料成功,在一年内横扫了全球数十个国家,勇夺“挪威国际影展”等4个国际影展的最佳影片。

在一夜成名过后,约瑟夫就朝着影视圈的最高荣耀,奥斯卡大奖发起了冲击。

为此,他足足耗费了十年的青春,连续拍摄了《Kopps》、《Zozo》、《Leo》、《Balls》四部电影,次次入围奥斯卡提名。其中,讲述以黎巴嫩内战为主题的爱情文艺片《Zozo》还被瑞典选为国家代表作,要帮约瑟夫冲击奥斯卡最佳外语电影。

(《Zozo》剧照)

悄悄说一句,在大家聊天过程中流传甚广的骚气表情包,正是来源于约瑟夫执导的《Kopps》。

只不过,在奥斯卡评委眼中,约瑟夫与他所执导的文艺片实在是太小众了,没有足够优秀的商业化成绩,去支撑他赢得这些奖项。

(《Kopps》经典桥段)

当然,更加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奥斯卡评委大都是养尊处优的好莱坞制作人,他们天然就对宣扬战争创伤的难民题材电影抱有偏见。

毕竟,在那个时代,不少制片商都跟军火大佬有着PY关系,他们可没少拍美化战争的政治正确电影,自然不可能把奥斯卡颁给这个整天说战争不好、难民太惨的小导演。

于是乎,站在瑞典票房顶端,被一众媒体誉为“瑞典票房巨导”的那个男人,在屡败屡战的打击之下,走上了黑化的道路。

“既然无法在影视圈拿到年度大奖,那我就改行去做同样需要叙事的游戏,用全球销量与游戏界年度大奖,去狠狠地抽奥斯卡评委的脸!”

就这样,一位专注于表达细腻情感的天才导演,摇身一变成了独立游戏制作人,目标直指TGA年度大奖!

划重点三:拳打奥斯卡,脚踢微软XSX!他是最会拍电影的游戏设计师

在转行进入游戏行业后,约瑟夫沉寂了整整三年,才打磨出了他的游戏处女作《兄弟:双子传说》,一款以单人操控两名角色的叙事类冒险游戏。

需要关注的是,早在《兄弟:双子传说》正式发售时(2003年),约瑟夫便就在游戏内特意设计了双人虚拟摇杆的操纵方式,与两人合力通关的游戏规则。

在2017年,约瑟夫带着新作《逃出生天》的预售消息,受邀参与TGA年度大会,并在大会留下那句脍炙人口的“FxxK 奥斯卡”。

随着《逃出生天》的正式发售,爱骂人的约瑟夫终于靠着出色剧情叙事,与优秀新颖的玩法,获得了玩家的肯定。

之后,他以2018年TGA最佳叙事类游戏提名制作人的身份,第二次受邀成为大会的重量级嘉宾(注:当年获奖的为《荒野大镖客2:救赎》)。

值得一提,就在约瑟夫闯入大家视野后,人们惊讶地发现抛开电影导演、游戏制作人的身份,这位老哥敲键盘飚骚话的实力更加深不可测!

除了在公开场合多次抨击过奥斯卡的潜规则外,约瑟夫还谩骂过EA令人恶心的氪金商城,微软在命名XSX方面太过拗口的“捉急”操作,以及某些游戏同行在剧情方面的辣鸡叙事技术,借此博得了大量粉丝的关注。

等到了今年,约瑟夫掏出了打磨三年的作品《双人成行》,靠着出色的关卡设计与深入人心的剧情叙述,赢得了国内外玩家、媒体的一众好评。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双人成行》还是一款旨在帮助玩家戒网瘾的诚意之作。

约瑟夫想要用一个足够小足够生活化的故事内核,让玩家直面生活中的种种不愉快,引导我们找回过去遗失的梦想、错过的友情、爱情等一系列美好的东西,好好地过上这一生,而不是沉迷于虚拟世界。

从某个角度来看,《双人成行》兼具了游戏的互动趣味性,与电影叙事的价值观表达,是一款超越游戏本身意义的游戏。

所以,约瑟夫靠着《双人成行》拿下TGA年度最佳,可谓是实至名归!

课后总结:

回顾约瑟夫从天才导演转行做游戏的经历,我们不难发现相较于鱼龙混杂的影视圈,很显然游戏圈的玩家更加单纯与真诚:好玩就是好玩,不好玩就是不好玩,大家在评选年度最佳游戏时,更多考虑的是游戏性,而不是那些弯弯绕的“政治正确”。

只不过,今年那些敢让黑人成为二战主角的年货作品,又或是因为仇视东方,就故意取消中国选手参赛资格的糟心事,也向每一位玩家敲响了警钟——总有人想要在游戏之外的地方搞事。

也不知道在未来,TGA究竟会如约瑟夫所说的那样越办越好,还是会成为下一个“奥斯卡”呢?

  

【编辑:庆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