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39岁富三代靠开出租送外卖,拿下一个上市公司,市值400亿美金

发布日期:
2021-12-06

浏览次数:

567

来源:

创业邦

Grab替曾经的竞争者实现了他们在东南亚的所有梦想。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及轶嵘

筹划了半年多,东南亚最大的独角兽终于上市了。

美东时间12月2日,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以特殊目的公司收购的方式(SPAC),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截至收盘,Grab市值近400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SPAC交易。

不止网约车巨头,它是一个“万能的Grab”。该公司和滴滴同时成立于2012年。Grab起家于网约出租车业务,并不断扩展业务边界,目前涵盖出行、外卖、配送、支付等业务,覆盖8个国家的400多座城市,拥有员工6000多人。

如果说滴滴最大的遗憾是失去了做支付和外卖的机会,Uber没能实现一统东南亚市场的梦想,Grab则实现了他们的目标。好故事必定有好读者,软银自2014年投资Grab开始,每一轮都在加重注,祥峰投资、GGV纪源资本、贝莱德、丰田汽车、中投等都是重要的投资方。

创始人陈炳耀(Anthony Tan)才是亮点。这位1982年出生的创始人是“富三代”,父亲是马来西亚一家知名上市公司陈唱国际集团的老板,但陈炳耀并不想只待在自己的家族企业里,他渴望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Grab就是陈炳耀的骄傲。

从出租车起家到东南亚超级APP

创立Grab之前,大部分人都只知道这位不到30岁的男人是马来西亚的“名门之后”,在大家看来,继承家族产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GGV纪源资本全球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第一次见到陈炳耀时,后者还在自己的家族企业陈唱国际集团任职,但已经有了要创业的想法。“一开始我对他的家族背景有一点担心,毕竟以他的成长环境,是否能够为了创业去吃很多‘苦头’还未可知。”符绩勋说道。

陈唱国际集团是马来西亚的一家知名上市公司,是日产和雷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总代理,主要组装汽车并分销到东南亚各地。陈炳耀向符绩勋讲述了他们家族的起源,这一家族企业由他曾祖父白手起家建立,陈氏家族的祖籍是福建,现在公司老板是他的父亲陈兴洲,他还有两个哥哥在也打理公司。陈炳耀是家里的老三。

这位父亲对三个儿子的教育颇为严格,继承家业是陈兴洲对儿子的期许。所以,当陈炳耀告诉父亲,自己想创业做一款出租车APP时,遭到了父亲的拒绝。但陈炳耀得到了他母亲许瑞华的支持,后来她不仅成为Grab的天使投资人,还陪陈炳耀一起会见投资方。

“陈炳耀一直想要证明自己,两个哥哥在管理家族的事业上一直都做得很不错,这对他的成长影响很大。”符绩勋对创业邦说,他对陈炳耀的评价是敢于尝试、有韧性、不达目的不罢休。“陈炳耀并不想待在自己的家族企业里,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去闯荡,渴望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Grab这个点子是陈炳耀在哈佛商学院的案例课上想到的,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联合创始人陈慧玲。大学期间他们做了一个Great taxi的项目去参加创业比赛,并且拿了奖。2011年陈炳耀从哈佛毕业一年后,创办了Grab。

Grab两位创始人 左:陈慧玲 右:陈炳耀(图源网络)

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不仅陈炳耀的父亲有这个疑问,很多人也都不理解他们的这种做法,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疯了。但在祥峰投资管理合伙人郑俊聪看来,东南亚拥挤、不安全的出行市场,都是可以用技术来解决的。符绩勋认为东南亚的出行市场还没有跑出来巨头。

在东南亚生活了多年的陈炳耀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Grab从一推出就非常注重挖掘并满足用户的每一个细节需求,注重本地化的定制服务。比如Grab针对性推出适合越南/泰国/印尼市场的出行服务;针对养宠物的用户,有专门的GrabPet服务,提供宠物箱等所有相关物品,司机也是经过培训的宠物训练师;GrabFamily服务则面向带小孩出行的家庭,为1-3岁和4-7岁小孩提供不同高度的安全座椅。

更重要的是,Grab能让乘客实时向他人分享自己的行程,以防出现安全问题。这对当时东南亚出租车行业长期存在的安全问题来说,是一个实质性的突破。这之后,陈炳耀又迅速推出了外卖、配送等新业务,成为超级应用,并快速叠加到各市场。

真正让Grab形成竞争优势的,是金融业务GrabPay的推出。对最早的那一批网约车公司来说,打车不用掏钱包是核心用户价值之一。Uber进入东南亚市场时通过绑定信用卡来付款,但在东南亚很少有人用信用卡。因此,Grab推出了自己的支付系统。

“从用户忠诚度和支出的角度来说,支付才能形成真正的竞争优势。”符绩勋表示,“这也是我为什么很早就鼓励Grab做GrabPay,它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和支付障碍,还能提升服务体验。”

依靠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Grab迅速积累了一大批用户,并以马来西亚为中心拓展到了整个东南亚,成为东南亚最受欢迎和下载率最高的服务类APP。

“陈炳耀从创立之初,就确定了Grab的目标市场是整个东南亚。”郑俊聪说,他对陈炳耀的评价是果断、勇敢,敢于承认创业本质。“他要改变东南亚出租车和外卖市场的现况,解决实际问题和痛点。”

Grab与Uber、滴滴的出行战事

东南亚的出行市场,Uber和滴滴也都曾同时盯上。而Grab与Uber、滴滴三者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

Grab成立1年后的2013年,Uber就进入了东南亚市场,试图与Grab抢占出行市场份额。大洋彼岸的另一边,Uber在2014年也进入了中国市场,只不过在滴滴强守强攻之下,Uber扩张的野心并没有得逞,两年后滴滴与Uber合并而Uber在东南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疯狂扩张的背后忽略了东南亚本土市场的需求,2018年Grab合并了Uber在东南亚所有的业务。

滴滴进入东南亚市场的方式是投资。2015年和2017年,滴滴两次投资了Grab,这让它与Grab之间的关系更为微妙,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大投资方——软银,与此同时,Uber也成为两者持股较大的股东。

这两件事的相同点是,Grab、Uber和滴滴同时看重的是东南亚出行市场和互联网的渗透率。不同之处在于,Grab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于Uber和滴滴的路径。

合并Uber业务后,Grab主要重心都放在了本土业务扩张上。滴滴则专注于国际扩张。目前,Grab拥有三大支柱业务,分别是包括出行、外卖、闪送等在内的移动业务;支付、贷款、保险、奖励等在内的金融业务;以及面向第三方合作伙伴的开放平台。

根据Grab第三季度财报,受疫情影响,Grab的出行业务有所下滑;配送业务一直保持着持续且强劲的增长,同比增长超过66%;金融业务也一直是Grab的重头戏。所以即便主业务出行业务受损,Grab也能依靠其他业务来平衡收入。

对于Grab与滴滴相同的开端、不同的结局,作为两者的投资方,符绩勋认为中国是全球互联网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对网约车的监管政策也更严格。东南亚的竞争远没有中国那么激烈,市场也比中国小。“滴滴还是相对专注于出行,Grab的目标是成为本地级应用的入口”。

经常在新加坡和中国两地来回跑的郑俊聪认为,东南亚可施展的空间很大,并没有什么大型公司,更容易做成超级APP。中国已经有了美团、饿了么、蚂蚁金服,滴滴想要打入外卖和金融市场会很难。“用户的心智很难改变”。

在东南亚,Grab还面临着本土另一个独角兽Gojek的竞争,而后者也聚集了谷歌、腾讯、京东、美团点评等巨头的投资,业务覆盖出行、按需服务、移动支付三大板块,目前估值95亿美元,是东南亚估值仅次于Grab的独角兽。

“Grab一定要聚焦在东南亚市场,不断去扩展业务边界、完善服务链条,比如做社区团购、电商服务等,才能牢牢地抓住用户。”符绩勋说。在郑俊聪看来,外卖、出行、金融这三块业务的前景还很大,谁都可以做,但问题是如何把东南亚6亿人口的市场全部做透。

换言之,Grab未来面临的挑战依旧很大。“陈炳耀聚焦本土市场的同时,也一定要继续保持国际化视野。”郑俊聪说。

一场全球资本的“游戏”

祥峰投资是Grab第一个投资方。

“与陈炳耀的第一面是在一个会议上,见完之后就决定投了。”郑俊聪说,“陈炳耀很有想法,创新意识很强,Grab的模式也比较有意思”。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感受到陈炳耀想要在家族里证明自己的强烈欲望,这也成为陈炳耀创业Grab的主要动力。

GGV纪源资本在2014年就领投了Grab的B轮融资,符绩勋告诉创业邦,这一时间甚至早于他投资滴滴的时间。“第一次见陈炳耀是在星巴克,当时不确定他和团队能不能做好这个事情。两周之后,我亲自去吉隆坡找他,花了一天的时间了解他们。后来笃定了要投资Grab,决定投资之前我还特意去见了他的母亲,了解他的创业动机。”符绩勋说。

对于陈炳耀来说,他的人生里有两个很重要的人物,一个是他母亲,Grab的天使投资人。另一个就是孙正义。有声音认为,孙正义可能是这场战争的最大赢家。

据《财富》报道,2014年底,在C轮投资方老虎基金的撮合下,陈炳耀前往日本东京与软银董事长孙正义会面。陈炳耀曾对媒体回忆,孙正义当时说,“你要是不拿我的钱,你会后悔的”。

从D轮开始,软银几乎参与了Grab的每一轮投资。2019年软银14.6亿美元领投了Grab的战略融资后,成为其最大的股东。陈炳耀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曾表示,“软银将为Grab的增长提供无限支持”。

Grab来自软银的支持还包括总裁Ming Maa(马明)。在创业邦一期出海对话栏目中,马明曾对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透露,他是在2016年加入Grab的,主要负责公司预算和融资事宜。此前他在日本东京负责软银对拼车和电商领域的投资,包括对快的、滴滴和Grab的投资。加入Grab是他自己向孙正义提出的请求,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孙正义的支持。

除祥峰投资、GGV纪源资本、软银之外,Grab的背后还有高瓴资本、平安创投、阿里巴巴、光速创投、麦格理资本、贝莱德、凯雷投资等。或许因为软银的关系,Grab还获得了很多日系资本的投资,比如丰田汽车、雅马哈、起亚汽车等。截至目前,Grab共完成了27轮融资,最大股东为软银,持股比例为18.6%;Uber持股14.3%,滴滴持股7.5%,丰田汽车持股5.9%。

为什么会吸引到这么多的投资人?郑俊聪坦言,Grab针对东南亚出行的痛点所提出的解决方案最完善,企业成功的上升路径与中国滴滴相似。他认为Grab最有潜力成长为东南亚超级APP。

在符绩勋看来,陈炳耀的教育背景让他更具有国际化视野,他不仅可以学习中国,学习美国,还可以学习日本。家族背景则给他带来更多的资源,早期在集团的管理经验也让他更熟悉权力体系和企业运作。“这也是为什么陈炳耀可以做成这个事,也是他能吸引到这么多投资机构的原因。”符绩勋说。

在两位投资人看来,Grab的业务模式更像是“滴滴+美团+蚂蚁金服”。在东南亚,你可以使用Grab打车、打摩的;还可以叫外卖、寄东西;或者按摩、看电影、看视频、订票;甚至也可以用Grab完成支付。

“所以投资人投Grab,投的是它的未来和想象空间。”符绩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