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现在入局云市场,字节“火山云”凭什么后来居上?

发布日期:
2021-12-13

浏览次数:

507

来源:

品玩

2012年,今日头条问世,面对四大门户等老牌新闻网站成功突围,才有了现在的字节跳动。人们对今日头条的成功有很多解读,但毫无疑问,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是最大的变数。如今,字节进入看似大局已定的云计算市场,这一次还会有奇迹吗?

显然,他们自己有着强烈的信心。就在一个月前,字节跳动调整组织架构,火山引擎被提到与抖音并列的6个BU之一的位置,这个原本沉默寡言的技术部门,重要性不言而喻。云,则是火山引擎将要去攻克的战略高地。

12月2日,火山引擎在升级为字节跳动企业级技术服务业务板块之后首次亮相,正式发布全系云产品,包括云基础、视频及内容分发、数据中台、开发中台、人工智能等五大类、共78项服务。

字节跳动的很多技术能力在开放给外界之前,常以自身的产品作为试验场进行打磨和试错。此番云产品的发布,最鲜明的特点之一在于「敏捷」,这与字节跳动内对于IT基础设施的定位很有关系。

字节跳动副总裁、火山引擎业务负责人杨震原2014年进入公司,彼时字节跳动仍叫今日头条,今日头条也是公司唯一的核心产品。“那时我们在讨论IT基础建设时,首先就在讨论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我们定下来的核心目标就是敏捷,就是要快。

今日头条产品增长很快,「敏捷」的开发理念在内部也一直延续至今。最近的一次大规模实战是去年的春晚红包,字节跳动临时接到替换拼多多的消息,整个公司突然进入到这场环节复杂,突发用户量巨大的年末大戏里。往年的互联网大厂在有充足资源储备的情况下也需要平均90天的准备期,火山引擎团队最终用了27天。

“每天20000次线上变更,每天新增1500个AB 测试”。要量化「敏捷」在字节跳动内的贯彻程度,数字不会说谎。而火山引擎将这一特质放进云产品中对外推出,技术层面上依靠的是「容器化部署」和「微服务」。

容器被称为代码“集装箱”,负责代码部署、隔离、资源分配等任务,微服务则是将复杂的应用拆分为微小的服务单元,每个服务单元都可以独立升级甚至替换,从而实现快速交付和迭代。

字节跳动本身就是在容器和微服务的使用上非常极致的公司之一。杨震原表示,字节跳动的在线微服务类型数量超过10万,容器实例部署的规模大概处于1000万的量级。

两者也促成了火山云的另一个标签,「云原生」。

云原生关键的容器技术在2013年开始兴起,恰恰是在字节跳动的创立初期。作为一家新公司,字节没有任何包袱就投入了云原生的实践。

云原生(Cloud Native)是一个组合词,除了应用程序居于云端而不是数据中心以外,「原生」意味着应用程序从构建支持就以及将云的环境考虑进去,这朵云不止考虑开发环节,而会参与全流程的维护。

“计算机刚刚被发明的时候,人们写机器代码太麻烦了,于是有了高级编程语言、编译器;人们自己定义各种数据存储格式,读写存储非常麻烦,还容易出错,于是有了数据库;人们已经写了软件,想用的时候,还得买机器、租机房、部署网络,太麻烦了,于是有了云计算。 ”

杨震原认为,云原生的出现是软件研发体系向前发展的必然产物,云计算发展起来后,运维、容灾、故障处理等各种问题随之而来,云原生的出现和兴起就是要解决这些麻烦事。

这也是「敏捷」的另一个维度——开发者只需要专注做开发的事,其他的事情交给云平台。

2020年公布的《云原生发展白皮书》中披露数据,云原生产业作为现阶段云计算 PaaS 市场的重要支点,在2019年的国内市场规模已达 350.22亿元。美国咨询公司Gartner在一份容器报告中预测,到 2022 年将有75%的全球化企业将在生产中使用云原生的容器化应用。

这个普及化的过程中有两条明显的方向路径,云原生技术的引入主要从互联网公司开始,然后扩散到金融、制造等其他行业,并且正处在从大企业向中小企业的下沉过程中。对于一朵能会被大多数企业选择的云,「敏捷」似乎还不够。

在上云这件事上,十万台是一个坎儿。

许多企业选择在上云后又从云上下来,因为云服务太贵了。有一种说法是,只要服务器规模超过10万台,自建数据中心就比上云成本低,这也被称作“十万台魔咒”。

云服务已经成为数字化时代的水电煤,因成本而让任何一家企业“下云”,都是云产业没有充分发展的表现。火山引擎期望成为解决这个问题的一部分,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对于这朵新云的要求是「极致性价比」。

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选择上云,是为了降本增效,寻求计算与存储能力的下沉和扁平化。寻找云产品时则更多的在考虑一种价格和服务效率之间的平衡。

因此谭待的表述并不意味着火山云将以价格战来抢夺市场,在强调性价比的同时,谭待表示这会是一个以技术驱动的云平台,这两者或许应该结合起来看。火山云追求的是每个GB存储,每一次计算的最优配置。具体来说,火山云追求的是一套从数据中心,基础硬件到业务场景的端到端优化流程。

在数据中心领域,火山引擎将定制数据中心年均电能使用效率(PUE)做到1.16;并且建设了行业领先的无损RDMA 网络,大幅加速AI高密度计算效率;同时,火山引擎自研的智能运维平台,则全力保障了数据中心百万台服务器的稳定运行。

在云基础架构上,火山引擎与字节跳动完全同源,这意味着每一个云服务用户背后都是超过100万台服务器,每天70PB新增存储带来的极高负载上限。并且火山引擎一直在坚持全栈自研、软硬一体的协同设计,覆盖了从计算,到存储,到网络的各个环节。目前自研的DPU硬件和虚拟交换机软件已经在基础架构领域大幅应用,使得云主机转发能力提升到千万级PPS,也支撑了上层服务网格的大规模应用。

字节跳动内部已经实践了在离线大规模混合部署,全局资源利用率达63%。引入火山云的客户通过与这些内部资源的混合调度,可以享受到高利用率所带来的低成本收益。

“而具体到使用场景层面,通过火山引擎的视频云编码器给出的最优编码参数集合,再经过独家的VQScore算法进行画质调优,让用户在享受画质升级的同时,播放成本降低20%以上”,谭待以视频应用为例。

这个「极致性价比」背后最有利的支撑,在于字节跳动庞大的业务线本身就是火山引擎的第一批用户。

但火山云并不会是行业的颠覆者,它更多的期望是作为云市场的「其中之一」。

2006年的搜索引擎大会上,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首次提出云计算的概念,同一年亚马逊推出了IaaS服务平台AWS。2008年阿里云开始构建,云计算开始逐步走入国内用户视线。

现在看来,云计算已经几乎落到每一个行业里,成为企业的基础设施之一。与此同时,云计算也进入多云时代,2021年Flexera的一份云服务报告中显示,7%的大型企业使用一朵公有云,1%使用一朵私有云,而另外92%都在使用多云。平均下来,每个企业用到的公有云数量为2.6朵。IDC直接将2021年称为“多云之年”。

换句话说,现在市场对于云服务的核心诉求是,要有性价比,并且足够开放。

“‘多云’将带来两个方面的好处,一是可以降低客户对单一厂商依赖,从合作方层面避免绑定风险;二是可以博采众长,在不同的云上使用各家云厂商的核心优势。云开放、云互联将是大势所趋。”谭待表示。

火山引擎的云原生架构和多云工具,帮助客户拥抱多云基础设施、博采众长。此次新发布的云产品中,云基础模块将提供包括计算、存储、网络、安全、容器、数据库等各方向产品与服务,并支持混合云和私有云模式。同样在发布会上首度启动的“万有计划”则是火山引擎云开放的另一个重要动作。火山引擎希望在未来3年内联合一千家生态伙伴,为十万家客户提供云服务。

2016年,微软云服务与企业部执行副总裁 Scott Guthrie在一场科技大会上表示,围绕「云」的“价格战”已经过去,未来的重头戏是“价值战”。这成为云计算告别最初启蒙时代的一个注脚。而外界对于火山云是否要做中国“第四朵云”的猜测,这个尝试排出座次的出发点可能已经过时。

「云」发展到今天,已不是一场零和博弈,反而更像一场呼唤协作的马拉松。从现在开始,字节跳动正式入场,做难而正确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