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这,才是今年最好的国产青春成长片

发布日期:
2021-11-29

浏览次数:

748

来源:

搜狐娱乐

2018年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可谓是一场鏖战。

尽管李沧东执导的《燃烧》拿了《银幕》场刊3.8分,但最佳影片金棕榈奖却被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摘得;《冷战》的导演帕维乌·帕夫利科夫斯基荣获最佳导演,与之竞争该奖项的还有《野梨树》努里·比格·锡兰、《夜以继日》滨口龙介。

魔幻剧情片《幸福的拉扎罗》在国内掀起不小轰动;娜丁·拉巴基的《迦百农》聚焦少年控诉父母“只生不养”,引进国内后被译为《何以为家》;中国导演贾樟柯、毕赣凭《江湖儿女》《地球最后的夜晚》分别入围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单元……

加之斯派克·李的《黑色党徒》,讲述法国失业工人争取工作权利的电影《开战》,使得2018年成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大年。也正是这一年,一个名叫魏书钧的青年导演,进入国际影人的视野。

魏书钧

如今,很多青年背井离乡,去城市发展。在朝鲜族少年花铭兴眼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于是,喜欢足球的他,决定向父亲索要去韩国学踢球的旅费。

这便是魏书钧执导的《延边少年》所讲的故事,也让他借此获得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的短片特别荣誉奖。隔了一年,魏书钧凭影片《野马分鬃》提名第7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新长片导演作品,演员周游借本片荣获第4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奖。

11月26日,《野马分鬃》登陆内地院线。别被片名唬住了,这可不是一部讲述太极拳打法的中老年养生片,而是一部充斥着不甘束缚、狂野不羁等元素的青春成长电影。

“野马分鬃”是太极拳招式名。该词的意思是脱缰的野马驰骋在草原上,鬃毛左右分披向后方飘动,在片中象征青年人敢想敢做的的闯劲,以及狂浪不羁爱自由的性格特征。

片中的主人公左坤(周游 饰)跟导演魏书钧一样,大学期间学的是录音专业。左坤并不是个“乖孩子”,成天拉着好友童童(佟林楷 饰)无故旷课,一会儿卖点唱片试图赚点小钱,一会儿又去剧组打杂。也正因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左坤对课本上的死知识根本不屑一顾。

“就这么点儿破按钮,他们竟让咱们学四年,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童童指着收音设备,发出对当下影视教育课程的质问。课堂上,老师照着课本模拟马奔驰在草原上的声音,结果左坤凭自己的实战经验提出质疑:草原上的野马没有马蹄铁,奔跑时应该有种沙沙声。

只注重理论知识的传授,而不是让学生结合具体情境,从实践中深化对理论的认知,这是当下国内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对教条主义的质疑,恰恰反映出年轻人特立独行的思维方式。

这样一个“野马青年”,北京校园的生活无法满足他,他需要去真正的草原上驰骋。

左坤所向往的地域是内蒙古。不同于“此岸”北京的高楼林立,“彼岸”内蒙是个宽阔自由的场域,寄托了青年的无限遐想:“在那,车能开得超级快,风就在耳边呼啸而过。”同时,他还带着童童,跟着导演阿明(王小木 饰)投身片场,以告别枯燥乏味的课程,参与到拍摄实践中去。

开篇不久,《野马分鬃》引出关键道具:吉普车。对于男生来说,车是成熟身份的象征。有了它,想去哪就去哪,路就在车轮下。向往自由的左坤、驰骋于草原的野马、行驶在崎岖路段的吉普车,象征人内心深处对远方、自由的向往,以及对束缚、陈规的打破。

可在这荒腔走板的生活中,左坤的梦想并非一帆风顺。片中左坤第一次开着自己心爱的吉普车,载着好友行驶在马路上。因交通堵塞,他碾着马路牙子开着车。这一别扭、憋屈的行为,暗示他并不怎么太平的片场之路与内蒙之行。

影片首先讽刺了一些年轻的电影制作者,展现出他们虽没什么真本事,但却自恋、油腻的性格特点。

扎个小辫,穿条哈伦裤,导演阿明(王小木 饰)造型、穿着上的前卫感不言自明。可一看见美女,阿明就走不动道;一旦涉及工资,他又克扣女演员的出工天数。拍片时,阿明不仅没剧本,还喜欢装模做样:嘴边时常挂着王家卫、侯孝贤、洪尚秀的名字,但对拍摄没有任何作用。

而被阿明捧上天的摄影师丰哥(刘禹霆 饰)则更不专业。左坤正在录环境音,一旁的丰哥还在跟演员大声炫耀自己的拍摄技法,气得左坤上去就是一顿揍。虽说没啥名气,但由于阿明的夸耀,丰哥有些沾沾自喜,甚至还给左坤穿小鞋。

精神领域,拍电影的人一点也不专业;那么现实生活中的内蒙,又是个“失真”的存在。

因为丰哥的不专业,剧组一行人需要去内蒙补录环境音。导演用了一组将近8分钟的运动长镜头,展示蒙古包内众人的把酒言欢以及室外草原上的翩翩起舞。排除了蒙太奇剪辑中替换的可能性,致使其真实感毋庸置疑。

在《野马分鬃》里,导演运用长镜头的真实属性,完成反讽表达。以前,草原牧民们还能围绕篝火跳舞,如今只能围着灯光乱转。左坤也没能看见奔驰的骏马,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病殃殃的老马。更要命的是,草原风光被游乐场取代,幻梦就此破灭。

如果“野马”寓指自由,那么“分鬃”则指代现实与梦想间的反差。通过聚焦“野马青年”左坤大学毕业前的生活状况,《野马分鬃》展示出青年人成长道路上的不易。

为了谋生,左坤及其女友阿芝(郑英辰 饰)不得不放下身架赚钱糊口。一个安纱窗的,转行做音乐人,左坤还得帮他去推销这些唱片。阿芝则做起了礼仪小姐,穿着暴露地出现在各大商场的有奖促销活动中。专业人士降维,为不专业的人服务,既荒诞又辛酸。

而在其他人眼中,“野马青年”更像是群不求上进的混混。阿芝的父亲教育左坤:“人不能像浮萍,得稳定。”还逼着他考公务员。面对社会、家庭给予的压力,左坤连尝试也不尝试,直接拒绝。一方面,青年不愿意被束缚;另一方面,绝对自由的精神追求,与不合理想的现实反差,必使他们落入迷惘的生活泥潭。

阿芝抱怨左坤不靠谱:一天一个主意,但没有一样兑现过。左坤对待人生的态度,具有一定的游戏感,目的性不强,重在精神上的刺激与满足。这种行动与目的间的偏差,还反映在好友童童身上。

童童约心仪的网络女主播见面,却只敢远观,不敢上前搭讪。哪怕去了按摩房,面对小姐“椰子”(李梦 饰),童童也不敢与她发生身体接触,只是用浴巾耍了段“双截棍”后,听“叶子”的笑声。行动与精神,在此割裂开来。

可阿芝不可能跟着一个男人成天游荡,她的确需要稳定的生活。左坤开车去接阿芝时,他那辆二手吉普跟车库里的豪车形成鲜明对比。阿芝本想自拍,谁知在左坤车里照的效果跟在公交车上的一样。二人的关系也应了“分鬃”二字,最终分道扬镳。

坎坷,本是我们生命中不可逃避的障碍。重点是,在遇到困难后,能否继续追寻自由。

虽说内蒙之旅,左坤被吊销了驾照,甚至还被拘留10天,但就像片尾草原上飞奔的野马一样,左坤的未来才刚刚开始。导演魏书钧认为,恰恰是因为左坤未来的不确定性,让他的未来充满无限可能。这跟《延边少年》的结尾极为相似。

少年花铭兴找到父亲,但父亲并不赞同他去韩国踢球的想法。无奈之下,少年走到边境处被拦下,即使转身离开,也不忘回过头去。结尾,花铭兴骑着摩托行驶在路上。路还很长,象征着他永不磨灭的梦想。

或许这才是年轻人的不羁:尽管左坤在狱中被剃了头,尽管理想的国度向花铭兴关上大门,但马蹄声不歇,摩托声不止。

就像导演魏书钧,不久前凭新片《永安镇故事集》入围第7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并获得第5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奖。期待这位导演能够为中国影坛带来更多新的活力,亦希望“野马青年”们能在都市原野上放飞梦想。

【文/何思路】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 “阅读原文”查看最新政策更多细则

↓ ↓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