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东方卫视《两个人的世界》热播 ,郭京飞:我是沪漂,而且永远都在漂

发布日期:
2021-11-29

浏览次数:

691

来源:

搜狐娱乐

该剧讲述了两个“沪漂”跨越近20年的成长史。同样作为上世纪90年代末就到上海追梦的“沪漂”,男主角郭京飞出演该剧时感触颇深。近日,他在接受东方卫视组织的全国媒体微信群访时说:“我理解的‘沪漂’就是在上海寻找机会的人,而我,永远都在漂着。回头看来,机会永远都是留给勤奋努力的人。”

讲好烟火气的故事:我喜欢上海的诚实

《两个人的世界》中,返沪知青子女李文嘉(王珞丹 饰)和在沪求职的东北青年许东阳(郭京飞 饰),2003年因“非典”疫情结识,在命运洪流中相聚、离散,又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中再度相遇。两人经历命运羁绊的同时,也见证了上海17年的城市变迁。

作为一代“沪漂”的成长史,该剧也唤起了郭京飞在上海成长的记忆:“我和许东阳有相似之处,1997年就去上海了,陪着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北方人,我初到上海时,也有语言的不适应,饮食的不习惯。上海街道比北京窄,人也可能会更有孤独感。但慢慢融入这座城市后,我发现了它的诚实和契约精神,喜欢上了它。”郭京飞眼中的上海,由梧桐树和老洋房组合而成:“每当我到我的学校上海戏剧学院,还有我的单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时,在街上溜达,看到这些有历史、有文化的建筑,还有几十年的老树,就会心情很好。”

剧中展现了上海17年的城市变迁,也呈现了街巷里弄、石库门人家的生活,这种的“烟火气”让郭京飞感慨:“老街道、老建筑没变,就总能勾起人的回忆。”这17年来,郭京飞坦言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不变的是还继续从事着演员这个职业。

无惧8K高清拍摄:我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

作为国内首部全部采用8K超高清电视技术拍摄制作的电视剧,《两个人的世界》为观众呈现了电影大银幕般的视觉体验。该剧以“8K全流程”完成制作,这在国内电视剧中尚属首次。对此,郭京飞深有感触,说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拍摄超级清晰的8K电视剧,但我心态还好,反正也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就是可能得麻烦观众适应一下我这张高清的脸。”

由于故事从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开始讲起,该剧需要还原近20年前的服化道和环境氛围。郭京飞感受到了剧组的严谨,称赞剧中道具、小细节做得好:“非典时期的手机都是非智能机,口罩都是绳子拴的棉口罩。剧组搭建的石库门景,每块砖瓦都复制了当时的模样。”

拍摄《两个人的上海》的过程,也让郭京飞感受到了与专业团队合作的快乐:“王珞丹是个有趣的女孩子,敬业、认真。制片人崔轶也很认真,每天到片场盯细节。崔轶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很专业,这部戏的很多片花都是他剪辑的。”

台词带东北口音:我说得不好,向观众道歉

按照剧本设定,郭京飞饰演的许东阳是一个脚踏实地、热心肠的东北青年。虽然,用东北话说台词是出演《两个人的世界》的“必备技能”,但要让一个北京人说东北话,也的确困难。对于观众一些观众的犀利评价,郭京飞回应道:“我看过剧后也发现,我的东北话还是没有练好,向广大东北观众道歉。”

除了《两个人的世界》里的“许东阳”,郭京飞近年还诠释过不少深入人心的小人物形象。《都挺好》里的“苏明成”、《我是余欢水》里的“余欢水”,都堪称经典。谈及对于小人物的理解,郭京飞说:“全世界的小人物都一样,拥有梦想,要做一番大事业,过程中会经历很多辛酸,但依然怀揣着一颗善良的、感恩的心,继续前行。”

多年来出演现实主义影视作品,郭京飞也积累了一些经验:“现实主义题材的要求就是真实,演员尽量真实表露人物内心,找到人物的准确行动逻辑,不能表现得太做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东方卫视每晚19:30正在两集连播的《两个人的世界》,百视TV全网独播,百视通IPTV大屏独家同步上线。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