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Metaverse:一念天堂,还是一念地狱?

发布日期:
2021-11-22

浏览次数:

627

来源:

钛媒体APP

“我看到我这一代最优秀的头脑被疯狂摧毁,歇斯底里地赤身裸体挨饿,黎明时分拖着自己穿过黑人街道寻找愤怒的解决方案,天使般的时髦人士在夜晚的机器中燃烧着与星空发电机的古老天堂联系。”

——艾伦·金斯伯格

许多人在扎克伯宣布将“Facebook”改名为“Meta”后,都感觉到深深恐惧,这个长相酷似“外星人”的男人有着将人类推向虚拟的深渊。

因此,对此感到恐惧的人将“扎克伯格的梦想认为是我们的噩梦”。不过“我们”这个词太有“带入性”涵义,让读者情不自禁的就对号入座。

所以将“扎克伯格的梦想认为是我们的噩梦”改为“扎克伯格的梦想认为是一些人的噩梦”更理性、客观一点,毕竟对一个事物的评价总是存在几种声音:反对、赞同、不做评论。

对于Facebook(现为“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来说,社交元宇宙模式化是他小时候就对社交媒体的“最终幻想”(在以前的文章论述过)。

他有一批非常忠实的科技企业家追随者,他们在营销宏伟的技术突破中茁壮成长,认为这是人类社会文明的又一重大进步,为全人类的困境提供了革命性的解决方案。

当然,也有一些笔者认为这是不幸的,金融和哲学家金斯伯格在其博客中发表了这样一个观点:“当我们看到技术在现实世界中被释放的方式时,扎克伯格及其公司对他们的技术产品的乐观并不总是合理的”。

金斯伯格认为,“扎克伯格乐观的营销材料和‘连接人’的天真乐观是谈话要点,但没有讨论这样一个事实,即随着这些‘社交’技术向外扩展,技术道德问题往往被忽视了”。

金斯伯格的观点和《三体》作者刘慈欣的观点有点类似,刘慈欣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两者不谋而合的点在于都表达了对元宇宙的担忧,简单来说就是“元宇宙现在该不该出现?以及元宇宙会带来哪些道德问题?”

所以归根结底“元宇宙的赞成与反对之争”就是关于“元宇宙是一念天堂,还是一念地狱之争”。

虚拟世界对人类来说到底是好是坏,难以主观评价,就像抽烟一样,有的人认为它是“精神救助剂”,而有的人对其嗤之以鼻。

▼Facebook Horizon,一个处于私人测试阶段的社交世界

所以对元宇宙支持者来说有一个这样的观点:虚拟世界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宇宙的时空限制了人类对外发展的脚步,人类要殖民星球,受到的限制太大,突破需要的资源越来越多,可以将大部分的科技学习和训练放在虚拟现实中,就像现在的飞行员培训一样,同时,也认为虚拟现实可以满足人类的一切精神需求,这样可以极大的节约现实世界的资源消耗,可以将更多的资源用来做科技突破。当然要实现这一目标,最关键的难题就是人机接口,就目前的VR来说还是太低端了。

而对于恐惧症来说,有这样一个“未雨绸缪”的想法:随意朦胧中想到元宇宙,忽然觉得这个元宇宙终极形式应该就像电影《骇客帝国》里那样,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大脑神经与计算机连接进入虚拟世界,电脑接受到的视觉、味觉、触觉等信号都是虚拟世界传来的,如果在虚拟世界死亡,大脑接受的信号也是自己死亡了,不及时退出的话,现实中的身体也会死亡,越想越害怕。当然这样想也没错,死亡毕竟人人都恐惧,谁不想多活几年呢!

只能说元宇宙出现的这个节点非常巧妙:人类把地球资源霍霍得差不多的时候。

元宇宙构造的真实虚拟世界与很多智者说过的下一个时代是精神文明的时代相吻合。许多人怀疑现在人类就处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都是我们的意识幻化出来的,用一个说法来形容——“科学的终点是神学,当科学家努力登上峰顶的时候,却发现佛学家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而元宇宙只是将人类带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Facebook宣布设立5000万美元的元宇宙研究和合作基金

当然,这里只是“唯物论者”和“唯心论者”关于事物、意识形态的理论博弈,真相如何,现在也难以确证,毕竟谁也无法预料未来会发生何事。

不过现在值得庆幸的是,元宇宙有多种声音,而不是一边倒的情况,就像当初的互联网一样,存在多种声音。

新技术的出现通常不可避免地存在弱点和不完善的地方,往往会引来一片质疑之声,同时也因为其新颖的模式和场景应用,迎来一大批支持者,不过正因为有了不同的声音,才能辩证其优点是否符合现实的需求。

未来可期,但真正的未来难以预知。就像对元宇宙各抒己见的看法,有观点称“元宇宙”是人类未来的数字化生存。比如,腾讯CEO马化腾认为:“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而也有观点称“元宇宙”是只是一个美好的乌托邦世界,比如,罗森博格认为:“所谓元宇宙是一个沉浸式VR和AR的虚拟世界,目前是由Facebook等科技公司领头开发的,可以创造一个看起来很真实的赛博朋克乌托邦。”

大多数人都习惯于在电影和电视的背景下听到“元”这个词,通常它被用来描述讽刺和自我参照的喜剧,如《死侍》或《瑞克与莫蒂》。

“元”起源于古希腊,前缀“Meta”(μετα)指的是超越的概念,这里得感谢“Facebook”的营销奇才们,因为他们“元”的含义正在被重新定义。

▼元宇宙中和朋友一起交流

扎克伯格最近的声明让“元”回到了它的诗意根源,尽管是使用以前最没有诗意的方式;这次“元”则是指一个虚拟空间,对其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在其中工作、娱乐和打发时间,作为自己创造的世界中的数字化身。

扎克伯格将元宇宙作为常规宇宙的数字“升级”进行宣传,就好像物理现实是我们应该想要超越的一样。

这也给许多人留下一个问题:“为什么?”

即为什么马基·马克和Facebook集团为什么如此痴迷于元宇宙?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了解Facebook和Instagram平台是如何运作的。像Facebook和Instagram这样的产品对用户是“免费开放的”,它们的收入和现金流是靠尽可能长时间地将用户的注意力集中在电子设备屏幕上。

这也就是所谓的注意力经济

现在,对于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底线来说,根据金斯伯格的观点来看,“物理现实现实上是一个阴险的收入小偷。你和你的还在玩耍的每一秒钟,或者在公园里享受安静的散步,远离你的手机和互联网连接,在Facebook眼中,都是你宝贵的注意力在浪费的另一秒。”

▼对我来说看起来没什么

元宇宙只是注意力经济的下一个合乎逻辑的产品。在短短几年内,一个虚拟的世界将会存在,它(对某些人来说)将比“真实”的世界更优越,以至于这些人会自然而然地将大部分时间消耗在那里,而不管它是否会对其健康产生压倒性的负面影响。

这可能是一个看起来离奇的想法,但这种类型的现实行为也已经很普遍了。截止目前,人们花费了无数时间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或者在完全独立于现实生活的虚拟世界中玩耍,如:PUBG、Minecraft和Roblox。

而所有这些都是在屏幕后面完成的,用户必须用愚蠢的人类指尖,或一个糟糕的旧键盘和鼠标,与虚拟世界进行交互。

想象一下,当你的整个视野和感官体验都在虚拟世界中不可分割地纠缠在一起时,虚拟世界会变得多么令人着迷和上瘾。结合这一点,再加上Facebook让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服务功能上,我们手上就有了灾难的秘诀······

对于元宇宙担忧者来说,这个残酷无误的事实是,元宇宙是人类大规模分心和痛苦的下一个步骤。它是注意力经济的最后前言,在这个地方,进入元宇宙的人放弃了感知的最后一个元素,在虚拟世界中,扎克伯格和一群投机取巧的技术企业家可以找到新的和狡猾的方法,在这个“革命性的”新空间里,对我们的每一个行为进行盈利。

“当你不喜欢他们对你的评价时,那么就改变话题。”不朽的广告神唐·德雷珀。

不得不说,扎克伯格确实改变了谈话。用批判者的观点来说,对元宇宙的大规模营销推广不仅仅是对现实的技术转移,也是对Facebook道德上破产的商业行为的转移,Facebook正在拼命的掩盖这些行为。

▼“无尽的街机”,赛博朋克狂热梦想成真

批判者强调我们都应该关注Facebook和Instagram如何浪费我们公共领域资源,通过像瘟疫一样传播假新闻和极端错误的信息,造成大规模的两极分化,而它们却没有选择解决这些问题,而是撒谎。

有数据显示,自2010年Facebook和Instagram大量使用以来,少女的焦虑、抑郁、饮食失调和自杀数据几乎翻了一番。

所以他们认为应该关注Facebook是如何雇佣成瘾心理学家,并将与老虎机相同的强迫机制编程到他们的行为用户体验中,以不惜牺牲人类福祉的方式将注意力留在他们的平台上。

而不是让弗朗西斯·豪根这个名字和她所代表的一切被贴在未来几周的杂志头版上;扎克伯格通过用元宇宙的极其奇怪(但仍然不存在)的承诺捕捉到地球上的每一个眼球,暂时免除了在任何道德或社会责任上的“罪恶感”。

▼2021年4月16日提供的这张讲义图像中可以看到沙盒游戏虚拟世界中的土地地图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整个立面中最古怪的部分是,扎克伯格炫耀的所有元宇宙视频,就像在县集市上的奖品一样——实际上还不存在。

也就是仍然没有真正的产品出现。

关于“Meta”宣传视频中的几乎所有内容都可以概括为:

“太好了,我们实际上还没有可以推出的产品,但我们正在取得良好的进展……”

这就像苹果公司将自己重新命名为“核”一样,称他们正在研究裂变动力核汽车,当投资者要求查看研发时,他们却说:“伙计们,别担心,它正在路上········”

所以在批判者看来,Meta引入元宇宙的每个人都只是另一个收入来源——你的人性、你的高度和你的尊严将被凿掉以产生现金流。

当然,对元宇宙未来看好的人也不在少数。

根据数据统计,现在宣布进军元宇宙的大型企业包括微软、Google、腾讯、字节跳动等企业,就在本周三,网易也宣布“做好了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

如此多科技巨头加码、发展前景诱人,元宇宙的出圈确实是顺理成章之事。

元宇宙支持者建议“不要拒绝元宇宙,要全面拥抱元宇宙,因为其可能会深度重构社会组织架构”。

▼团队将很快拥有新的3D头像,微软

他们不支持老刘关于“元宇宙是人类的噩梦”的观点。不过刘慈欣的观点也将一部分的担忧提了出来:担心元宇宙下的人们会沉溺于虚拟世界无法自拔,忽视了人作为实体世界中真实存在的个体,如果出现此类情况,人类就会走向死亡之路。

但支持者认为,这种担忧是多虑的。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少数人创造,全体人来建设;能够创造的人本就稀少,这些人不会因为社会形态的变化而减少,社会的全体人类就是一个大型筛选器,总会筛选出一些创造者。

因为科技的发展,现在出现在大部分眼前的内容其实已经被资本/算法所影响和控制,也就是所谓的“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绝大部分网民总是被深度制定,独立的人格特性正在被消耗减弱,所以在支持者看来所谓的“元宇宙毁灭人类”的观点有点无所谓。

引用一位知乎用户看好元宇宙的原因:元宇宙将会把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进行融合,给了很多人在虚拟世界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的未来在“元宇宙”中

在元宇宙世界里面,人们不仅是元宇宙的参与者,还是元宇宙的建设者,每个人都可以在元宇宙创建拥有自己特色的事物,而这些创建的事物不会随着玩家销户而消失。

可以这样理解:未来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永生的虚拟人格,即便肉体死亡,虚拟人格还是在虚拟世界进化。

也就是所谓的“月之眼”计划。

元宇宙未来到底是怎样的形态?现在不论是支持者还是批判者都没有一个具体的结论,不过庆幸的是当元宇宙出现时,有关于讨论它“Yes”或“No”的不同意见。

元宇宙是一念天堂,还是一念地狱,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技术无对错,重要的是我们用这个技术来做什么?

同时,对于扎克伯格创造元宇宙的意图也不要过多解读,他只是为了单纯想提高社交媒体的“体验感”,还是想把整个人类都“圈”在虚拟世界,我们不是扎克伯格本人,不得而知,只能说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