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冰火两重天的FF,何时才能真正“复活”?

发布日期:
2021-11-22

浏览次数:

526

来源:

i黑马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作者:张霏

贾跃亭讲的FF“狼来了”的故事,最近又有了新插曲。 

导火索发生在上个月,那时距离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上市仅不到三个月,贾跃亭创立的这家车企就被做空机构盯上了。 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下称“美奇金”)针对FF发布了一份28页的报告,通过现场走访调研,从投产能力、资本运作表现、研发投入状况等多个财务数据角度,表达了对FF的质疑。“到2024年公司将需要额外14亿美元现金来实现自身财务目标”,并最终得出“FF不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的结论。  

这让贾跃亭坐不住了, 此事发生后的第二天,他便在个人媒体账号中回应此报告“冷饭热炒,无稽之谈”,表示美奇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 

但这碗被热炒的“冷饭”并未冷掉。此事发生一个月后, 11月15日,FF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一份报告,表示自己将推迟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原因是针对沽空报告中的指控进行的自查尚未完成。 

面对被做空的情况,FF的股价不跌反涨,截至15日当日收盘,FF股价涨幅超过7%。  

不过,在过去110多个交易日里,FF股价总体趋势是一路下滑的。  

此外,在“919未来主义日”活动现场,不论是中国高管团队首次亮相、公布造车进度,还是贾跃亭的公开感言,也被业内认为是给市场、投资者“画饼”。 

FF股价走势,图源老虎证券

面对外界种种不信任,如今作为上市公司的FF打消这些负面评价的最好方法,便是财报数据,尤其是通过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可以一窥近期发展动态,但如今财报却因做空报告被推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宣布第三季度财报推迟的前两周,FF刚刚宣布更换了CFO,由McBride接替公司原首席财务官Zvi Glasman的位置。 

贾跃亭此前的“劣迹”,加之FF最近种种负面消息,外界不难不对其发展产生担忧,不少股民担心“可能乐视的故事再次上演”。而且据FF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的盈利状况显示,公司亏损金额在继续扩大。  

不过,与外界诸多负面评价相反,在宣布推迟第三季度财报后的第三天,FF反而受到了资本市场的极大关注。 持股机构由21家增为29家,一夜间买入FF股票的机构增加了8家,其中多为行业资本巨头。  

不得不说,如今的FF正处于冰火两重天的境地。自查财务的FF能否为信任它的资本方一份满意的答卷,让美奇金再次打脸,尚且需要画上问号。更重要的是,FF即便实现了量产能力,能在强敌环伺的新能源车企中占有一席之地吗?投资人能迎来其实现盈利的那一天吗?

1 冰火两重天的FF 

“跌跌”不休的股价与不断建仓入场的投资机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FF目前处于 “冰火两重天”的状态。 

从去年开始,在特斯拉的带动下,蔚来等新造车股价大涨几十倍,传统汽车巨头长安、上汽、广汽等也忍不住下场,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狂热、地方政府对新能源项目的追捧,无疑也给了贾跃亭和FF翻身的机会。  

今年1月29日,吉利对外宣布,其与FF签署了框架合作协议,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  

吉利控股集团与Faraday Future签署框架合作协议, 图源吉利控股集团微信公众号  

随后,FF宣布将跟美国特殊收购公司SPAC完成合并,准备在二季度寻求借壳美股上市。   

两个月后,FF又进行了一次债权融资,顺利筹集到近 1 亿美元的债权融资,其中由 Ares 领投,成为 FF 宣布与 PSAC 签署合并协议后获得的首次债权融资。  

6 月 2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了 FF 与PSAC的合并计划,紧接着7月,FF成功与SPAC合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集资金超10亿美元,“解决了量产前的唯一障碍”。  

也是这一刻开始,FF似乎成为了被资本热捧的对象。此时的贾跃亭也着实意气风发,在纽约街头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毫不掩饰内心的愉悦,“信心非常足,我们不单要on time(准时),还要high quality(高质量),以high product power(高产品力)来交车。”并痛快地说自己必须回国,而且会还债。

资本市场上,钱是最能客观证明一家企业能否具备发展可持续性的存在。FF能够融资上市,说明投资机构对其发展前景的期许和认可,但FF量产时间的一再延期、高端化路线的行情不好等,又成为了市场看衰FF的理由。 

上市后,美国二级资本市场首先给FF一顿打击。 FF发行价为13.78美元/股,一度股价涨为20.75美元/股,但截止11月18日,股价跌为8.11美元/股,四个月不到市值缩水41%。  

相反,FF另一个竞争对手美国新兴电动车厂商Lucid自今年7月通过SPAC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累计上涨超过80%。  

FF股价的异常表现,被一些做空机构死死盯住也不足为奇。 做空机构美奇金也毫不留情,“不认为Faraday Future(一家借壳上市的纯电车企),会卖出一辆汽车。它从美国投资者那里收集资金,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SPAC上市这一方式也给了做空机构机会。 一般通过SPAC上市的公司,往往是达不到传统IPO的要求,甚至有的公司还没有成熟的产品。这样的企业上市之后可能会经不起市场的考验,市场估值存在泡沫,最终承担损失还是投资者。  

因此,撰写做空报告的质疑者紧盯FF在财务层面的问题,直接指出了FF在财务方面存在的几大问题,认为FF只是贾跃亭和其他股东的捞钱工具。  

其实自FF在美股上市以来,外界对其猜疑从未停止,尤其是FF91量产这一问题。法拉第未来自2017年首次展示了其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电动汽车以来,至今过了4年时间,也尚未实现电动车的量产。如今“即将量产”四个字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让外界对贾跃亭的信任度越来越低。 

但吊诡的是,FF的“差劲”表现并未降低投资机构对其的兴趣,反而吸引了更多机构。 首先是9月份,Vanguard(先锋领航)于中秋节当天建仓买入53.90万股,一跃成为该公司的第五大股东。要知道,先锋领航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公司,掌管的总资产超过7.5万亿美元。此外,它还是苹果、微软等巨头企业的第一大股东,也是仅次于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第二大股东。  

而此次先锋领航成为FF的第五大股东的原因,或许能从这家公司的投资逻辑中找到答案。先锋领航亚洲区总裁康思德曾经表示,投资成功的概率不取决于时机,而在于长期坚守的时间。这意味着先锋领航或长期看好FF的成长潜力。 

其次是11月15日,FF推迟了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以完成对“不准确披露的指控”的调查后的两天,FF持股机构由21家变为29家,意味着在财报未被如约发布的情况下,买入FF股票的机构增加了8家。 

FF持股机构发生变化,图源富途牛牛  

新增加的机构大多是资本巨头,不乏有高盛集团、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等巨头的身影。这些行业巨头的进入,或可以说明FF进入了全球资本机构的观察视线。若FF91进展顺利,可能会得到更多资本机构关注。  

处于资本市场“冰火两重天”的FF,上市后全力准备FF91的交付工作,因为若其未能如约给资本市场一个合格的答卷,恐会失去后者信任,重新陷入困境中。 

2 上市后的FF,造车计划暂未有明显进展 

若按FF的理想规划,距离实现FF91量产还差“五个里程碑”。 

FF的造车故事直到在纳斯达克上市后,才显露出一丝步入正轨的希望。最先显露迹象的是今年5月。当月25日,FF自主经营的全球第一家体验中心落户美国纽约曼哈顿,公众可以在这一中心见到、体验智能电动车FF91。虽然与行业先量产、后开店的正常顺序相反,但起码FF91从PPT变成了真车。  

法拉第未来FF91纽约体验中心店, 图源Faraday Future官方微博  

那时,FF中国相关工作人员仍表示“FF91具体上市时间目前还未确定”,只透露会在公司成功IPO后一年内完成上市交付。 

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转折点发生在7月22日,FF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这意味着FF91会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量产。并且,贾跃亭在敲钟现场试乘了FF91,通过直播的方式介绍了产品。  

他还在微博发文直言:“我们的第一阶段目标是要在12个月内把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FF91未来主义者联盟版)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付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S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一个月后,FF大规模发布招聘启事,并表示“新的招聘将有助于其向2022年交付FF91的目标迈进。”此后不久,FF91完成了3653公里穿越美国66号公路的长距离道路测试,对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意义重大,因为这是一次综合性的测试,意味着FF在性能及体验上均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测试结果。 

与此同时,多家媒体报道称,FF获得了法国巴黎银行能源转型基金代表法国巴黎资产管理公司的4000万美元融资。  

若7月、8月的主题分别是上市、完成路测+大规模招聘+融资,那么9月的关键词为未来主义者日。 

彼时,FF在美国洛杉矶总部和中国北京联合举办了名为“919未来主义日”的年度活动,FF中国高管团队首次公开亮相,其中FF中国区CEO陈雪峰针对造车相关项目进行了回应。 

FF中国高管合影,图源Faraday Future官方微博  

据陈雪峰彼时介绍,FF与吉利控股的第一阶段技术合作已经结束,正沟通新一阶段合作,与此同时,中国区造车团队人员从108人增至140余人。  

而且他还介绍了FF91量产交付的最近进展,比如生产和技术保障人员开始大规模招聘,以及生产制造副总裁Matt Tall加盟。“FF91已经在中国收到了400余张订单,其中全球300台邀约制限量版FF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已经售罄。” 

可以说,这场大会确实给众多投资人、债权人和市场“画了大饼”“打了鸡血”,但没多久,这一效果便被10月美奇金公布的那份做空报告打击得粉碎。  

或许是为了自证清白,法拉第未来10月中下旬发布了一则名为“Faraday Future发布业务更新”的短片,展示了目前汉福德工厂的进展情况,并宣布设置了7个量产计划“里程碑”,再次保证到明年7月份,FF91会按时量产交付。  

根据贾跃亭近期微博消息,继启动汉福德工厂产线安装后,该工厂才获得最终生产使用资质,完成第二个里程碑。  

看起来一切都在FF的计划之中,再迈过5个“里程碑”,就能实现2022年夏季量产这一最终目标。

FF的7个“里程碑”,图源Faraday Future官方微博  

FF需要一直“画饼”以获得资金继续。它8年时间未生产出一辆车,废弃了5个工厂,投入了20亿美元,期间没有产生任何营收,最终导致亏损金额不断扩大。  

本就发展缓慢的量产计划,再遇上做空机构指控,FF在国内落户建厂的计划恐难顺利实施。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向连线出行分析,被做空机构提出“信息披露不实”指控后,会对国内相关计划影响。“一旦美国财务造假被确认,FF的商业模式、产品规划、生产运营的信任度不再,可能没办法按照原来的规划在国内量产新车。” 

FF实际上非常看重国内市场,不仅要在国内建立生产基地,还要建立中国总部,还提出将提速FF91登陆中国市场的计划。  

仅从销售渠道的动作便可看出端倪,继FF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落地全球第一家体验中心后,在中国市场销售渠道布局也动作频频。据陈雪峰9月透露,“FF生态旗舰店选址已经完成,第一批确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   

另据招股书预测,FF将在2022年售出2000辆车,2023年售出39000辆车,2024年售出113000辆车,2025年售出302000辆车,换句话说未来5年,销量大约累计达到40万辆的量级。但在张翔看来这一目标很难实现,价格百万以上的车面向的市场较窄,销量很难上去,“一年卖个1000多辆就不错了,这个销量数据也无法实现盈利。” 

何况,即便实现量产,在漫长的量产准备过程中,FF曾经的超前技术也大多过时,面对一众竞争对手,其具备的核心优势已然不多了。 

3 FF能撑到盈利吗? 

现在新能源车企陷入“卖一辆亏一辆”的魔咒,FF或也难逃此劫。  

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接受中国汽车报采访时曾坦言,除了近期上游原材料涨价等因素外,新能源车企业盈利能力偏低还有两大原因。第一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总体规模偏小,整体规模并未达到可以实现盈利的水平;第二是市场化程度偏低,补贴政策退坡后,利润进一步下降。

而且,造车本身就是一项非常烧钱的买卖,一辆车从概念到产品,再到最终产生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FF同期起步的“蔚小理”早已上市,如今位列新造车势力第一梯队,尚未实现盈利。FF在2024年扭亏为盈的目标,恐怕也会沦为纸上谈兵。 

从市场规模来分析。据中汽协统计,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共销售完成120.6万辆,占总体市场份额的10%左右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只有五菱宏光MINIEV、特斯拉和比亚迪三家销量超过10万辆,常年排在造车新势力第一名的蔚来,同期累计销量才4.2万辆。  

年销量破10万辆,在汽车领域是一道坎,少于这一数字的话,很难达到规模经济效应的要求,实现盈利也无从谈起。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公开表示,“一年卖出10万台车是所有未来可能性的前提。”  

平安证券在研报中也指出,持续的高研发投入和快速拓展的销售服务渠道将继续拖累业绩,造车新势力达到盈亏平衡预计需要800亿元的年营收规模(约年销售20-40万辆)。 

对定位豪华市场的FF来说,即使是年销量10万也很难做到。何况美奇金还认为,目前FF对外公布的累计1.4万个订单量,也存在虚假问题。即便这一订单量为真,也不足以支撑一家车企的生存。  

在漫长的量产准备过程中, 2017年FF91设想的“高配置”,在如今的新能源战场上已不算亮点了,难以与当年“全球地表加速王”的称号相匹配。 

比如在续航方面,FF91的700公里的能力,现在只能算中规中矩,因为同样主打高端的蔚来、广汽等搭载新电池技术后的车型,均可达到1000公里,并且在明年就能量产。  

自动辅助驾驶方面,无人代客泊车系统和激光雷达也已经是智能汽车的常见配置,小鹏P5成为了行业内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车型。  

芯片方面也同样被其他同行超越,特斯拉已经实现了芯片自研,理想汽车使用FF 91同款200TOPS的Orin系统级芯片;高通推出了Snapdragon Ride自动驾驶平台,总算力达700TOPS……  

而且FF91高达100多万元的售价,处于高价低配的尴尬境地,相当于消费者花费100万元多购买一台“旧车”。因此,即使FF91实现量产,也很难大规模走量。 

其次是研发成本方面。中银证券汽车首席分析师彭勇曾算过一笔账,“就自主品牌乘用车而言,按照15万辆产能设计,每辆车在生产设备和设施上的投资约为3亿至4亿元,再加上相关环节,至少需要30亿元左右的资金。”  

连何小鹏也忍不住感慨:“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花100亿元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据平安证券分析,“蔚小理”三家车企,仅仅研发投入均达到65亿元/年-70亿元/年,“蔚小理”确实有这个资本。从这三家造车新势力企业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来看,蔚来、小鹏汽车和理想的现金储备分别为483亿元、443.15亿元和462.3亿。  

FF目前的财力与它们相比,实现量产或可能都不够用。尽管上市募集资金近10亿美元,但对于总负债额接近6亿美元的FF来说,这笔融资不过是杯水车薪,后续其他新品的研发、大规模量产、生产基地建设及交付等环节更烧钱。 做空报告也指出,到2024年,FF还需要14亿美元才能实现其财务目标。 

FF车型研发计划,图源cnBeta 

另外,根据FF最新公告,截止到9月30日,该公司现金流仍为负,运营累计赤字涨至约28亿美元,并且第三季度净亏损将由去年3300万美元增至2.8亿美元。若不出意外,FF的亏损还会继续扩大,毕竟最早明年7月才可量产交付。  

市值排名第一的车企特斯拉用了15年才实现盈利,蔚来、理想等头部造车新势力仍处于亏损的状态,更别说还不具备量产交付能力的FF。 

如今,FF的内部调查仍在继续,何时完成以及调查结果是否对公司财务状况造成影响都无法预测。它只给外界留下一个“将尽快在调查结束后披露财报”的模糊时间节点,但与明确的量产交付时间相比,市场留给FF91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上市后的FF必须接受来自二级市场的检验,资本也不再只想听好听的故事了,反而更看重销量、营收等硬指标。如今陷入冰火两重天的FF,也需要尽快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