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国产影视创作迎来“她时代”

发布日期:
2021-11-22

浏览次数:

461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国产影视创作迎来“她时代”

作者 / 无念

毫无疑问,国产影视剧创作已然进入“她时代”。

女性题材的影视剧创作一次次地打破行业预期,在收视率、票房,以及网络播放量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绩,同时也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充分证明了“女性题材作品无人问津”是个伪命题。比如昨天开画的《门锁》,正是一部女性题材影片,票房表现也还不错。

近几年,女性题材的影视剧创作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电影方面,像是前两年引起话题的《嘉年华》《血观音》《送我上青云》,再到今年初大爆的《你好,李焕英》,黑马之作《我的姐姐》等等。电视剧方面,从《欢乐颂》《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再到今年的《北辙南辕》《我在他乡挺好的》《突如其来的假期》,一系列热门剧集频繁引起网友的讨论。更不用说像是《乘风破浪的姐姐》这种现象级综艺的出现,鼓励30+女性们勇敢展示自信与美。可以说女性题材在影视剧的各个方面都开始更多地发挥着其特殊的价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市场风向及观众口味。

那么,“女性题材”的影视剧创作会成为下一个“财富密码”吗?我们又应当如何去看待这样一种现象呢?

女性思潮席卷全球,

此乃大势所趋

一直以来,由于不同性别所承担的社会属性差异,在以男性作为主导的男权社会当中,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艺术创作,广大女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在被物化、被凝视、被贬低、甚至被压迫的边缘状态中。大家以此为然,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直到近几年,随着全球范围内男性势力的逐步衰退,对于女性势力崛起的呼唤,以及男女性别思维差异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逐渐让人意识到这其中深埋已久的结构性顽疾。

2017年,“MeToo事件”的爆发宛如一枚重磅炸弹,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了巨大的浪潮。此运动先是在演艺圈引发关注,随后波及到音乐界、科学界、学术界、政界等各个领域。越来越多的女性,尤其是在各行各业内做出过卓越成绩的女性开始率先站了出来,对曾经遭遇或经历过的性骚扰与性虐待进行声讨和指控。可以说,基于互联网的传播,女性力量在此刻达成了高度的一致性,也极大地撼动了固有的男权社会的思维根基。

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社会风向的转变也自然而然影响到了艺术文化领域的创作,影视行业自然也第一时间嗅到了这样的变化,更不用说这一运动最早正是从演艺圈开始产生影响的。

因此,越来越多的展现女性形象、鼓励女性意识、围绕女性话题、以及讲述女性情感、聚焦女性生存困境的一系列影片出现在观众面前。

要知道在此之前,女性题材的影视剧很多时候都被看作是小众的、非主流的、不卖座的,以男性主导的演艺圈对于该题材同样也有较大的偏见,很少有老板愿意投资女性戏,很多女性演员的职业生涯也都比男演员要短得多。

而随着这批女性题材作品的出现,行业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这些作品很大程度上吸引了来自女性观众群体的支持,甚至也有不少的男性观众从中找到共鸣。或许其中有一些在商业表现上,和传统的男性向影片相比不具备太大的号召力,但从受众以及类型的角度来看,它们仍然极大地丰富了市场的多元性,也让女性题材的作品被越来越多的人给看到了。

更何况,从消费能力以及受众的角度来看,女性观众本就在影视剧的观众群体中占据大头。无论是剧集还是综艺,女性观众往往是最先接收到相关信息的一群人。而电影,尽管有不同的类型差异,但大多数比较卖座的商业类型,像是爱情、奇幻、青春等等,基本上也都是女性观众居多;而像男性观众偏爱的动作、科幻、悬疑、犯罪等类型,女性受众的占比同样不容小觑。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社会意义的角度,还是观众占比的角度来看,来自女性群体的声音都正在发挥着前所未有的力量和价值。

女性题材影视剧大火,

但≠女性主义大火

如果说《你好,李焕英》的大火,在于它精准地戳中了所有观众柔软的内心,将母爱这种世俗的亲情羁绊以最真诚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话;那么像《我的姐姐》的脱颖而出,则更有赖于对于社会现实议题的触及和探讨。

这两部影片在商业上取得的成功充分证明了女性题材电影在市场上具备的商业潜力。要知道在今年以前,女性题材的影片更多还只是“文艺片”的专有名词,很少有人会将其和“票房大卖”几个字联系在一起。

回望过去几年,《嘉年华》《血观音》《相爱相亲》等一系列主打女性生存困境和女性情感的电影以超高的口碑获得了观众们的喜爱,合力将社会固化的男权结构敲开了一个裂口。随后,像《狗十三》《找到你》《过春天》《送我上青云》《春潮》等一系列中小体量的女性题材影片更多地出现在观众视野中,虽然票房表现都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但是都获得了很好的评价。

到了今年,女性题材的电影终于打破了“不卖座”的魔咒,并且实现了在商业和艺术维度两开花。《你好,李焕英》《我的姐姐》票房大卖自不必说,《关于我妈的一切》《阳光姐妹淘》等影片尽管口碑褒贬不一,但也引起了一定的讨论。另外,像《兔子暴力》《寻汉计》《我是监护人》等小成本影片虽然票房表现一般,但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受众。

而剧集和综艺方面,女性题材更是占据了很大的比重,甚至传播力度和影响范围要比电影更广。

这其中,女性群像戏是这类题材中的制胜法宝,也占据了女性题材剧集的半壁江山。通过群像中不同人物性格的塑造,从而引出矛盾焦点,呈现人物处境和社会议题,这也是这类剧集总是能引起共鸣的一大原因。

2016年,《欢乐颂》打开了女性群像戏的市场,一年后的《欢乐颂2》更是进一步引领社会话题。随着两季的铺垫,该系列也收获了一批忠实观众,《欢乐颂3》虽然更换了主角,但仍然未播先火,相信能够继续保持高热度。

另外,《二十不惑》《三十而已》《机智的上半场》《正青春》《爱的理想生活》《北辙南辕》等一系列展现不同年龄、阶层、职业的女性生活和情感的故事,也同样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这其中,有一些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但也有一些由于剧作悬浮、人设生硬等问题,口碑也引发了一定的争议。

除了群像戏,其他类型的女性题材也都有很广的市场,比如古装、悬疑、现实等等。像是于正的《玉楼春》,展现年轻人迷茫的《我在他乡挺好的》,以及去年很火的一批悬疑剧《白色月光》《摩天大楼》《危险的她》《不完美的她》等等。

未来,除了《欢乐颂3》《二十不惑2》等一批热门IP剧待播外,还有像是《幸福到万家》《私奔的外婆》《熟年》等一些女性题材的影片也都箭在弦上。某种意义上来看,女性题材剧集的火热趋势,一方面展现了观众口味喜好的转变,另一方面也证明了行业对于该题材的逐渐认可和期待。

再来看综艺方面。自从《乘风破浪的姐姐》火了之后,节目组趁热打铁推出第二季,只可惜口碑遭遇滑铁卢。除了选秀成团类综艺,也有将女性和演技类综艺、脱口秀综艺进行结合的节目,比如《我是女演员》和《听姐说》,也都成了反面教材。即便如此,这也并没有阻止女性题材综艺的进一步开发和播出。

像是今年,一波情感观察类综艺如约与观众见面了,比如《妻子的浪漫旅行5》《婆婆和妈妈2》《心动的信号4》等。一批节目继续在年龄上做文章,30+、40+的女性成为热点话题,《上班啦!妈妈》《姐妹俱乐部》等作品在题材上也勇于转型。此外,时尚题材综艺在今年遇到了井喷,选秀节目更是愈发大胆,不再拘泥于偶像选秀。

整体而言,女性题材正在渗透进影视剧创作的各个方面。这些作品中,凡是获得观众认可的,基本上无一例外都是以一种全新的角度和姿态,呈现出当下女性的生存状态,以及女性意识的转变和表达。而且,尤其是电影和剧集中女性形象的刻画和建立,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下观众内心的情感投射。

什么题材火了,一大批模仿跟风之作会立刻提上日程,这本是市场发展的正常趋势。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女性题材作品和节目的大火,并不能证明女性主义的大火,甚至距离人们所渴望的性别平等平权的结果都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事实上,有很多打着女性题材旗号的作品,骨子里却还是浓重的男权思维,其中更是有不少在消费女性话题。观众的评价和口碑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这点。只能说这些作品的存在,更进一步证明了女性意识在国内的发展之路任重而道远。

女性题材大火的背后,

警惕被消费的可能

诚然,我们的影视剧作品已经讲了那么多有关男性英雄的故事,是时候让更多人去听一听来自女性的声音了。而且,从市场生态繁荣的角度来看,这也自然是好事一桩。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警惕的是,随着女性议题的盛行,这一题材也存在着被消费的可能。

首先,对于影视行业而言,创作有其自身的规律可言。一部作品的大火,并不能完全证明同题材的所有影片都可以取得成功。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常说,要做用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你好,李焕英》爆了,人人都想拍母女情的故事,到现在却没有一个做出来的;《欢乐颂》第一季大火,第二季的口碑却大幅下滑;《浪姐》火了,其他30+女性竞演类节目无一再达到这一高度。这些案例都证明了,一部作品的火爆不仅要依靠天时地利人和,更是自身实力和外界运气综合决定的结果。

所以,一味的模仿或者说跟风并不能完全促使这一个题材走上一个良性健康的创作轨道,只会出现越来越多千篇一律或者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雷同之作。

其次,有很多人会借着女性题材的红利,用来包裹输出其他方面的观念和议题,这其中有很多甚至与女性议题相去甚远,甚至不乏刻意制造性别对立,从而让本就敏感的性别话题再次陷入危机。一旦这样的话,女性题材就不再是创作者关怀世界关心他人的标尺,而成为了一些唯利是图之人攫取利益和流量、博得关注、甚至制造对立的工具,女性题材的创作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最后,也是拍sir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好的影视作品一定是“去性别化”的。

固然,女性题材作品的火热与其本身的性别属性有关,但无论是男性女性抑或是性少数人群,大家只是拥有性别上的差异,但是对于人类共通的情感,这点一定是可以产生共鸣的。而上面提到的这些获得成功的影视作品,与其说是它们精准戳中了女性观众的敏感点,倒不如说是一定程度上唤起了更广泛观众的共鸣,并不针对某个单独的群体,也不因性别差异进行简单粗暴的区隔。

当然,在很多社会现实面前,女性的确是处在更为被动的地位,所以这样的话题势必是会引起讨论和关注的。但是如果换一个思路,将被动的弱势群体身份代入到自己身上,或者是自己身边,那么就会发现,所谓的女性困境的呈现,一定程度上也是对于所有人的困境展现。那些所有对于女性的误解、指责、以及规训,反过来也是对于男性群体的枷锁,它所造成的误解与伤害,远不止针对女性。

因此,从这点上来看,与其说是我们需要鼓励更多优质女性题材的影视剧创作,去展现广大女性们的内心世界和生活状态;倒不如说是,我们需要更多探索人性幽暗复杂的作品,无论性别、年龄、阶层、身份,去呈现人作为“人”所遭遇的困惑,以及与世界和他人建立羁绊的过程,去引起更为广泛而深刻的共情。

这种卸下性别标签的做法,或许对于影视剧创作而言,是更值得去探索和思考的道路。对于如今的女性题材作品的创作,也会有更深的启示和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