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当家主母》能打破大女主剧“千篇一律”的困境吗?

发布日期:
2021-11-22

浏览次数:

423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当家主母》能打破大女主剧“千篇一律”的困境吗?

近两年,市场上不乏不同设定的大女主剧,但却鲜有爆款。归其缘由,爆款是不可复制的,千篇一律的套路、如出一辙的人设、糊弄了事的服化,实在很难让观众买账。

在观众期待一部崭新视角的大女主剧的时候,聚焦古代女性成长的《当家主母》开播了。

剧中女子上到当家主母,下到姨娘丫鬟,都各有特色,值得细细揣摩。加之以中华传统缂丝、刺绣技艺为底色,画面精致,构图布景也很讲究,让人眼前一亮。

该剧讲述了青梅竹马的初恋和明媒正娶的妻,两个天生的宿敌,协力保卫家族荣耀,传承缂丝文化的故事。

抛却浮于表面的“爽文”

在沈翠喜和曾宝琴身上,没有无所不能的“大开金手指”,没有脱离现实生活的虚浮做作,也没有让人匪夷所思的奇特脑回路。

活在那个对女性极度苛刻的年代,她们身上,更多的是带着真实感的坚韧如丝。

蒋勤勤饰演的沈翠喜是任家大奶奶,她性格坚毅,精明能干,缂丝技艺精湛,善于经营管理,是任家真正的当家主母,也是苏州城里远近闻名的厉害人物。

作为当家主母,她以任家兴衰为己任,作为任雪堂明媒正娶的妻,她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在得知任雪堂借口以文会友,实际却是私会行院出身的乐户曾宝琴时,沈翠喜带人浩浩荡荡地跑来捉奸,进门二话不说,狠狠地打了曾宝琴一巴掌,正房太太的狠辣一览无遗。

面对任雪堂对曾宝琴的明显维护,她没有撒泼打诨,而是句句珠玑,晓以利害,还阻止了曾宝琴以死证明“情意”。她说,曾宝琴这条贱命死不足惜,但如果死在任家,那任雪堂是要被发配黑龙江,给人披甲为奴的。

当任家二少爷任如风受人诓骗把生丝卖给了水匪后,因朝廷三令五申严禁和水匪交易,沈翠喜表示只有请来七叔公,将任如风从任家除名,这样才能保住任家,如此雷厉风行,不愧是当家主母。

虽不得丈夫宠爱,但认真搞事业的沈翠喜还是很讨观众的喜欢,只是随着剧情的铺陈,沈翠喜身上的一些“毛病”也在不断暴露。

任雪堂失踪,为了保住任家家主的令牌,沈翠喜抱回了曾宝琴刚刚诞下的儿子,毕竟她是正室,这个孩子理应记在她的名下。但她抱回了孩子,却不肯松口让曾宝琴进任家门。

在回去的路上,大丫鬟舒芳很是疑惑,任家又不是养不起一个曾宝琴,沈翠喜为什么要承一个妒妇的名号。沈翠喜却格外坦诚, “我知道对于任家来说,养个曾宝琴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想要去对付她。到那时,她是妾室我是当家主母,要怎么发落她都是可以的,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还不如让她待在外边的好。”

能够发现并直面自己的阴暗面,已是极大的不易。

同样真实的还有杨蓉饰演的曾宝琴,她是任雪堂的青梅竹马,曾经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怎料家道中落,她饱尝牢狱之苦,又不幸沦落到了行院成了乐户。

曾宝琴与任雪堂是有真情实意的,但几经浮沉的她,早已不是闺阁中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所以当任雪堂以任家要被发落来试探她时,她选择了带上黄金白银珍珠首饰悄悄跑路。

面对任雪堂的质问,曾宝琴跪下来认错,她直言对任雪堂的真情,却也毫不回避自己不想再受牢狱之灾,而且她也有了身孕,为了孩子她也要选择离开。

这样不加避讳地展示角色的“不完美”,很多观众一上来会觉得剧中两大主要女性的人设不太好,甚至会劝退一批人,但是后期慢慢品,才能感受到这份真实的可贵。

她们不是完美人设,但她们都不是坏人,她们有自己的坚守和苦衷,也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尽力去生活。

相爱相杀与联合搞事业并不冲突

沈翠喜和曾宝琴,开篇即争夺任雪堂,暗自较劲,男主火速失踪后,两人又开始剑拔弩张地争夺苏州的纺织生意。

在竞技大赛中,曾宝琴完成了清越小坊的作品杏花图,因在技法中使用了独特少见的戗色法,击败了沈翠喜,让清越小坊成为新任领织。

‍可当曾宝琴想跳河自杀时,也是沈翠喜匆匆赶来拦住了她,还告诉了她任雪堂失踪的秘密。

也是从这时起,两人之间隔阂多年的信任开始一点点拼凑了起来。

为抵挡李照对苏州纺织业的垄断,保护住万千手艺人,沈翠喜联合众多织家纷纷关门歇业,以示不满。曾宝琴知晓消息后,也让如意把清越小坊的店门给关了,这是两人第一次在事业上站在了同一战线。

直到两人最近的一次交心谈话,字字坦诚,句句动人,终于冰释前嫌。

沈翠喜说, “我想让你离开雪堂,因为你是曾宝琴,是我年少时最好的朋友,我要看着你活着,我要看着你琴棋书画无所无能,我不想跟你争来斗去。”

曾宝琴亦说道, “我想让你离开雪堂,因为你是沈翠喜,是我年少时最好的朋友,我要看着你活着,我要看你刺绣、缂丝、织锦,打理生意,风风光光无所不能,我也不想跟你争来斗去。”

虽然两人这同样的句式略带一丝丝的尬,但两个演员的真情演绎却没有让观众出戏。

两人都说想让对方离开雪堂,其实是想让对方离开这吃人的深宅大院。她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女人被关在这深宅大院,就只有死路一条。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她们清楚地知道彼此的心性,怎甘于在这高高院墙围起来的四角天中度过此生。

可是,她们还是有太多的羁绊, 一个被责任所累,一个被爱情所困。

但这种女性之间的互助和暖意,真的很动人。

“离经叛道虽难,不如此时此刻难 。”或许当下有人也和沈翠喜、曾宝琴一样,囿于无尽的黑暗之中,但只要怀揣希望,就一定能看到遥遥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