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星辰大海》大结局,这出简爱获得择偶自由的剧作,配得上剧名否

发布日期:
2021-11-22

浏览次数:

389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星辰大海》大结局,这出简爱获得择偶自由的剧作,配得上剧名否

11月21日晚间,电视剧《星辰大海》在湖南卫视播出最后的大结局。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大结局内容还没有卫视播出。不过,我在刷某平台内容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的所谓的“预告片”,已经基本上了解了大结局的内容。基于这种了解,我做这篇文章。大结局的剧情部分,对于观众悬念点最大的,便是女主角简爱到底会选择谁当老公。为了不剧透,我本文不聊这项内容。想看剧透的观众,可以骂我了。

不想骂我的观众,咱们聊聊这部电视剧真正的叙事意图是什么,它的剧情,又是否配得上“星辰大海”这个名字。

电视剧《星辰大海》的开局,女主角小时候,父母双亡,只能依靠姑姑才能长大。姑姑对她也不好。这样的剧情,其实就是中国版的《简爱》,或者说是简·爱的小时候。《星辰大海》丝毫没有回避这种相似性,相反,它直接让剧作的女主角就叫简爱。这其实是《星辰大海》的叙事野心。它想要让观众看一看,中国的简爱,会不会像英文小说当中的简·爱那么人生悲惨。

这个立意,是非常有趣的。读过英文小说《简爱》的朋友们都清楚,女主人公简·爱这一生,基本上算是悲惨的,孤苦的,不仅仅是童年时代不幸,甚至于谈恋爱了之后,依旧是不幸的。我们很多女性读者喜欢读《简爱》,主要也是这种不幸的悲剧气质,容易让大家联想到自己。这和我们很多男性读者喜欢读《平凡的世界》相同。女《简爱》,男《平凡的世界》,都是借着作品缅怀自己。

我们重新回到电视剧《星辰大海》当中。中国的简爱,在逃离姑姑,离开小城之后,去了广州,且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时代。因此,这个小城来的女孩子,虽然没有学历,但凭借自己的本事,从面馆小妹干起,然后是茶水小妹,然后是职业晋升,最后是自己开公司,乃至于最终的开跨国公司等等。改开大浪潮之下,中国的简爱,在经济上,实现了女性的独立和自主。这是英文小说当中的简·爱不具备的能力。

从这个角度讲,这部电视剧叫《星辰大海》,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它讲的是中国的简爱,同样的悲苦出身的前提之下,如何凭借时代的能量,和自身的努力,最终在改开的经济大潮当中乘风破浪的。这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简爱”对比,也是对时代地热情讴歌。对于我们当下的女性们来讲,就是应该成为中国简爱这样的人,而不是一直处于男性附庸关系当中的英国简·爱。要实现这种女性独立,星辰大海作为底色,当无问题。

当然,电视剧《星辰大海》从后半程开始,也陷入到了女性叙事的烂俗圈套当中。我在前两天评价《导演请指教》(李碧华、关锦鹏篇)的时候,曾聊到过,我们很多女性编剧、女性小说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容易最终倒入一种男欢女爱当中。倒不是说男欢女爱的内容不好,而是我们的叙事都围绕这些展开之后,文本的格局可能就显得小了一些,打不开了一些。电视剧《星辰大海》的女编剧苏晓苑,也无法逃离这个怪圈。

《星辰大海》的后半程来讲,已经不是女主角通过时代和自身的共同努力,来改变自己的经济命运了,而是女主角开始争夺自身择偶权的内容了。这种自由择偶的权力,在《星辰大海》的后半程当中,甚至于成了叙事上的主线内容。女主角简爱一直在李一鸣和方恒之之间游移不定。乃至于这部电视剧的大结局,真正勾着观众想看的,依旧是女主角到底跟谁好了。这种叙事模板之下,《星辰大海》早前的时代格局,就缩水了,成了一部女主角想选谁做老公就选谁做老公的电视剧了。

至此,我们则可以换另一个角度来思考《星辰大海》这部电视剧了。它真正讲的,并非是女性如何在时代的浪潮面前经济上乘风破浪,而是女性终于获得了自由择偶的权力,虽然这种权力也遭遇了各种阻碍。中国简爱获得的自由择偶权力,已经不必依托于所谓的彩礼钱了。我们当下,很多女性所谓的自由择偶权力,不过是彩礼之下的自由罢了,依旧属于典型的依附关系。

中国简爱,获得这种自由择偶权,到底用了多少年呢?《星辰大海》当中,李一鸣的父亲怼其母,不要挑三拣四,你儿子已经三十大几了。简爱和李一鸣是同学。简爱显然也是即将四十的人。简爱获得这种自己选择找谁当老公的权力和能力,已经是近乎四十岁的年纪。这个年纪,早就不应该谈恋爱了。生孩子,都赶不上热乎的了。可能便要有女性读者骂我是生殖癌了。您骂吧,我接着。

综上,《星辰大海》最终的核心情感,是恋爱自由。这部作品,在恋爱自由方面,用力更多。在时代谱写上,着墨略显少。我理解为,这是女性编剧创作的必然。(文/马庆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