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孤独”的闫妮,戳中了多少女演员的“软肋”?

发布日期:
2021-11-16

浏览次数:

339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孤独”的闫妮,戳中了多少女演员的“软肋”?

随着热播剧《突围》的落幕,剧中一众人物的结局也随之显现。其中最让人意难平的,当属提前“下线”的石红杏。

从一个文化底蕴不高的工人,到成为一家公司的中层领导。对“林满江”充满爱意和崇拜,却仍逃不脱惨遭背叛的结局。

特别是最后石红杏与林满江对峙的那场戏中,她从难以置信到绝望拥抱,从崩溃痛哭再到决绝离去,让荧幕前的观众也感同身受。

“石红杏”的出彩,离不开闫妮的成功演绎,回首她十余年的演艺之路,从当初土里土气的“村妞”,到成为大满贯的“视后”,闫妮一步步的完成了蛰伏与逆袭之路。

只是如今功成名就的闫妮,也有着她不为人知的“孤独”。而这种孤独,绝非是负面消极的。

相反,正是面临的孤独,让闫妮有着更加清醒的自我认知。这种孤独感恰恰也是许多女演员的“软肋”和所谓的“危机”。

闫妮是影视圈里罕见“中年大火”的女演员之一,在“叔圈”盛行的当下,中年女演员爆红并且能一直稳居女一位置的人凤毛麟角,认真盘一盘,闫妮绝对算是其一。

在新人辈出、交迭频繁的娱乐圈里,闫妮熬到35岁,终于尝到了“一夜爆红”的滋味。

在2006年《武林外传》爆火之前,大家对闫妮几乎一无所知;在2006年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记住了那个风情万种的掌柜“佟湘玉”。

但是放在闫妮身上来说,哪里又有什么一夜爆红,有的不过是日积月累的百炼成钢。

出生在西安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闫妮,从小因为家离西安制片厂很近,浸染其中的她早早就萌发了对电影的热爱。

奈何家人不支持,无奈之下闫妮大学选择了与影视毫不相干的企业管理专业。

或许冥冥之中每个人的命运早就被写好,在闫妮大二时,被兰州军区话剧团选中成了一名文艺兵。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感觉一只脚踏进演艺圈的闫妮,却只能在剧组里跑龙套,捡些边边角角的角色演演。而这一跑,就跑了小十年。

直到2006年,幸运之神再次为她开了绿灯,一句“额滴个神啊”火遍全国,闫妮把一个风情万种又充满小心思的“佟掌柜”演活了。

这一年闫妮35岁,在别的女演员开始忧心中年危机的时候,她却平地一声雷地支棱了起来。

《武林外传》将闫妮送上了事业巅峰,“佟湘玉”成了她的代名词。可伴随着事业开花,闫妮却正在遭遇着情感危机。

鲜有人知的是在《武林外传》这部爆笑的情景喜剧的背后,当时的闫妮正在经历着情感上的至暗时刻——她离婚了,独自带着女儿,成了一名单亲妈妈。

在自己悲伤、黯淡的时候,却硬要去演一个喜剧角色,其中的心酸、纠结和克制可想而知。

闫妮的老友孙浩曾形容她“是一个唯美主义的文艺女青年,是一个浪漫的少女”。的确,浪漫、梦幻、幻想的双鱼座典型特质,在闫妮身上袒露无遗。

闫妮提到过自己很喜欢一个叫做Jose Feliciano的歌手,在黑暗的日子里,Jose Feliciano的音乐成了为数不多能给予她精神上陪伴的东西。

闫妮始终喜欢这种能带给自己最原始、最直接的悸动,能在某一时刻碰撞到她的情感与快乐,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她当初听了崔健的歌后,被浓烈、直接的摇滚乐冲击后决定走文艺路,且毫不犹豫地做了这件事。

这种“冲动”下的浪漫带给她满足感,“这样的事情太美好了”。

闫妮形容自己是“整天活在自己的幻想和梦想里面的一个人”,她渴望认同和理解,就像她也希望别人能够带给她这些浪漫的梦幻。

然而当内心的美好幻想和现实中的一地鸡毛起了冲突,“逃离”成了唯一救赎她的方式。

正如多年以后,当再谈及那段逝去的婚姻时,闫妮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真正恋爱过,就进入了婚姻状态。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闫妮是天生做演员的料,因为对完美的期许,让她往往能够寄情于角色,把生活中的“得不到”和不可预知的所求都在剧集里实现。

其实离婚后的她依旧向往爱情,这些年里也曾传出过几段或真或假的恋爱消息。

对此,闫妮每每的回答也都是模棱两可、扑朔迷离的一句:“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而对于母亲的单身情况,女儿邹元清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曾坦言:“她应该很开心吧,每个演员都挺孤独的,我妈需要一个人陪伴。”

闫妮曾在节目中也被问到,“你未来是做好了一个人的准备吗?”无论长到多大,闫妮都保持着小女孩般的恋爱幻想。

她直言自己和胡歌聊过“像我们这样的人,都是非常孤单的”,因为带着一种“优越感”,让他们没办法凑合,也没办法寄托于婚姻,来完成对自己的救赎。

幸而闫妮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且认同自己的选择,就像当别人问起她现在的婚恋观的时候,她直言:“我现在还是敢爱敢恨,不管到什么样的年纪,都不用害怕孤独。”

“即使孤独,但不惧怕”,这样笃定的态度,也影响到了她的演艺之路。

闫妮成就了佟湘玉,佟湘玉也成了她的标志。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外界对她形象上的抨击,大家都觉得她土里土气,颜值够不上女一号,就连身形都在向村妇靠拢。

不知是哪一天,“闫妮身材”猛然登上热搜,减肥后的她一双美腿诱人,四十多岁的女人却越发“返老还童”似少女。

与此同时,闫妮的事业也一次次地再攀高峰。

在《突围》中与闫妮饰演夫妻,也是她的好友耿乐,曾形容她是一个“为爱痴狂,对艺术癫狂”的人,导演俞白眉也说“闫妮是一个体验派演员”。

纵观闫妮的从艺经历,她似乎一直被平平无奇的角色裹挟向前,甚至她的角色普通到在影视剧结束后,你很难准确的形容出角色的特质是什么。

所谓“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尽管闫妮演了很多朴素的角色,但是她总能在看似“一样”的角色中,提炼出“不一样”的细节。

像是同为“领导”角色,电视剧《一仆二主》中的“唐红”并不如大家印象中的霸总一般雷厉风行,相反还多了一些小女人的娇柔和风情。

这样的角色体现正是来源于她身上与生俱来的,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万种,这也让“唐红”这个总裁又多了一丝“柔软”。

张嘉译都说:“闫妮是演过我媳妇的人中,最嗲的一个”。

而到了《突围》中,同为领导的“石红杏”,她的“柔软”折射到人物角色中,实际上就是一种外强中干、软弱无助的“纸老虎”。

出了事就找林满江哭哭啼啼,对于齐本安的空降夺权,也只会过过嘴瘾,耍耍小手段。

在《突围》刚开播的那段时间,这样一个唯唯诺诺的领导形象,也让闫妮的演技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质疑。

但如果仔细观察石红杏这个角色,她的眼神永远都是慌张的,这与她没有真才实学、底蕴不高的出身不无关系。

同时,这个角色又张力十足,短时间内经历了从云端跌入泥潭的变故。

而闫妮将人物的这种反差,表演地恰到好处,而这正是因为她把角色吃透了,就像闫妮起初接触到石红杏时,她曾疑惑“石红杏,大家都会想到红杏出墙,但她又是石头的,怎么样才能从石头缝里出去呢?”

因为好奇,所以研究;因为吃透,所以演活。精准而富有层次的表演背后,是她由己及人的投入,这就是一个好演员的本事。

从“佟湘玉”到“石红杏”,闫妮似乎从来不在乎“角色标签”的定义,相反,她觉得一个演员一生能拥有一个被观众记住的角色,是演员的幸运。

相比于那些成天叫喊要摆脱角色代名词或是厌烦大家屡屡提及一个角色的演员来说,闫妮认为每部剧、每个角色都能挖掘出自己身上的不同特质,这份清醒的认知和豁达,难能可贵。

不过,出道十余年,演过角色也不下数十个,但是闫妮似乎从未遇到过一个真正能代表和表达自己的角色。

俞白眉曾对她说:“我没看过一个戏是真正表达你这个人的,希望你将来能遇到这样的角色”。闫妮也知道这些女性形象都不是自己,而她也一直在“孤独”地等待着,“希望以后有谁来挖掘我吧,我也期待”。

或许正如她对爱情的期许一样——凑合不得。

对角色的选择上,虽然一直没能遇到最符合和代表自己的角色,但闫妮算是比较珍惜“羽毛”的人,演过的每个人物几乎都为她挣来了正向评价。

当海清在某颁奖礼上,诉说中年女演员的辛酸与无奈,公开发声“请给中年女演员,更多的机会”。

当姚晨在演讲时,无奈的说着“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提到“为什么明明到了一个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

当许多中年女演员开始面对“年龄焦虑”,谈演妈色变,强行装嫩的时候。

闫妮可能是个例外,人到中年反而乘风而上、突围而出,迎来事业第二春。在节目中被问及“中年危机”时,她淡定且自信地宣告:自己丝毫没有中年危机。

没有遭遇中年女演员危机,全因为她演对了角色,认清了自己。

35岁时离婚时演活佟湘玉,一炮而红。

39岁时凭借《北风那个吹》的“牛鲜花”一角,拿下了“飞天奖”和“金鹰奖”。

49岁时打败孙俪、海清、马伊琍、秦海璐,将白玉兰奖的“最佳女主角”捧入怀中,实现了三大电视奖的视后大满贯。

闫妮把危机都变成了契机,用实力打破年龄瓶颈,也戳中了那些哭喊危机的演员的软肋。

实际上,闫妮不是没有吃过“年龄”的亏。

当初剧版《白鹿原》拍摄时,老搭档张嘉译曾很想让她演田小娥,闫妮自己也去争取过,只是最后张嘉译还是无奈的说“你要是年轻十岁,我一咬牙就让你演了……”

演员的这种“被选择”无法避免,但闫妮一直努力在有限的空间里发挥自己最大的可能,去给观众带来好的观感和体验。

金星曾说闫妮是“节目主持人的‘杀手’,经常答非所问让主持人不知所措”。的确,每每看到闫妮的采访,她整个人总是呈现一种迷迷糊糊的朦胧感,呆呆的憨态可掬。

可是在面对作品和演员身份时,她又是异常清醒。在她的眼中,演员不是天生的,在面对所谓的危机时,只有不局限自己,不断学习、思考、变化,才能应对随时而来的危机。

也许这就是她“迷糊背后的大智慧”: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孤独,在作品里做最纯粹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