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都是复制粘贴,为什么靳东可以,杨幂被骂?

发布日期:
2021-11-16

浏览次数:

276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都是复制粘贴,为什么靳东可以,杨幂被骂?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Q4的剧集市场终于有了生气,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说什么想看新面孔,我们观众还是这么口嫌体正。

10月底,继两部不甚成功的任务剧之后,靳东借《突围》重回都市剧与舆论场。仅仅时隔一周,刘涛新剧《星辰大海》上线,借土味营销热度一路走高,人民还是这么爱看“打工妹”。11月初,杨幂、陈伟霆合作的奇幻古偶剧《斛珠夫人》终于与观众见面,每释出一次物料就能掀起一波话题讨论。

但是吧,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许多演员苦苦摸索寻路,想追求一个代表作或者至少提高自己的辨识度,另一些却要长期面对“演什么都一样”的质疑。靳东与杨幂都算是后一种,但同样是“复制粘贴”的角色与演技,两者受到的抵制度与接受度却并不相同。

靳东的核心受众——掌握遥控器的中老年女性群体,迷恋的就是其雷打不动的精英范儿,甚至会从角色移情到本人,将演员也当作自己贫瘠情感生活的拯救者。

杨幂所面对的年轻新媒体用户则对演员的舒适圈问题更为敏感。不光路人与评论者容易拿《斛珠夫人》与《扶摇》的雷同造型说事儿,粉丝听闻其又要接一部古偶《娇藏》,许多也是事业心爆棚开始操心焦虑。

与其说这是男明星与女明星、演员与流量的待遇差别,硬糖君倒更倾向于这是“中年偶像剧”与“古装偶像剧”这两种内容起伏更迭的结果。

前者凭借狗血强情节与收视率实绩在鄙视链上默默爬升,在互联网上也不再存在感稀薄。后者在泡沫期产量暴增,但也留下了注水冗长同质化等顽疾,某种负面形象已深入人心,人民的积怨今年又被“古偶丑男”彻底引爆。古偶出身的明星们,面临的舆论环境也就难免更为苛刻。

中年偶像剧,真香?

“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我的话,把你赔给我。”

《星辰大海》播出前两天,预告片就在微博引发热转,短短二十几秒集齐了草根女主误泼总裁男主一身咖啡,男主巧取豪夺、深情挽留等偶像剧热门桥段。演的人七情上面,看的人头皮发麻。再看清演员是谁之后,简直麻上加麻。

刘涛,1978年生人,2000年入行。林峰,1979年生人,基本也是2000年开始演戏。90后电视儿童们可以说是看着他们的戏长大的,看到这段视频难免大受冲击。

然而,也正是借着这波“中年偶像剧”的话题,这部此前没什么存在感、还和抖音神曲撞名的《星辰大海》迅速得到了高关注。

不过“中年偶像剧”倒也不是此时才出现的新物种,而是长久以来的收视王者。

大量启用少年少女演主角是互联网平台兴起后大举翻拍网络IP,以及贵圈仓促迎合Z世代的结果。而在此之前,不管TVB还是内地剧集都有不少熟龄都市男女的故事。

2014年,张嘉益、闫妮、江疏影“都市三角主仆恋”的《一仆二主》,王志文、李小冉“历经坎坷的老少恋”的《大丈夫》,吴秀波、姚晨强强CP的《离婚律师》,在收视与奖项方面都表现抢眼。2017年,IP大剧屡屡刷新下限,现实题材强势反扑,出现了《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全民爆款,其中一些30+、40+的实力演员在年轻人中强势圈粉,并且有一定偶像化甚至流量化的趋势。

有此前提,加上电影咖回流、献礼期到来,2018年起,市面上出现了更多中年演员演绎的、但又具有偶像剧气息的热播剧,如《恋爱先生》(靳东系列)、《美好生活》(心脏移植梗)、《下一站,别离》(契约婚姻梗)等,如今又出现了《星辰大海》这座新的大山。

由于主演大多走红于电视时代,国民度有保证,这类剧集的收视率很少会受到网络差评的影响。相反,在新人业务水平参差不齐的当下,实力派演绎狗血情节,常常能令年轻人大感新鲜,甚至上头。

从以上片单不难看出,中年偶像剧拥有自己的一批所谓能“扛剧”的头部明星。同时,他们都有一个或几个惯用且好用的角色类型——雅痞大叔吴秀波、憨厚可靠张嘉益、精英霸总靳东。这些类型不仅在他们的作品中反复出现,与其戏外的风格、或者说经营的形象也十分一致。

刘涛作为女演员中常被拿来与靳东对标的一位,同样如此。在凭《欢乐颂》转型霸总之前,刘涛更深入人心的其实是略苦情“贤妻”人设。演阿朱与胡军对戏时很有CP感,但与原著中的活泼少女相差甚远,演白蛇也是十分具有人间烟火气的一条人妻蛇。

《星辰大海》中,刘涛舍弃女强人装扮、从底层打工妹演起,对年轻观众来说是惊吓,对妈妈辈来说没准恰恰是“爷青回”。

被催转型,古偶人的宿命?

不过,也正是因为过去内地剧常常是中年与现实题材唱主角,以唐人的仙剑系列为代表的古偶剧才能靠青春靓丽杀出来,获得年轻观众追捧。过去十几年间,古偶表现强势,带起了一批厂牌与明星。但随着乱象、瓶颈以及“限古令”的到来,转型成为了TA们头上的重担。

85生花是最典型的古偶明星,其中许多吃到了流量时代的第一波红利,能接触到剧集行业的顶级资源。随着年岁渐长以及古偶贬值,他们中的许多人曾尝试过通过电影或现实题材转型,但仅有少数取得成功。

而在影视寒冬与疫情到来之后,试错成本提升,想必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个趋势:85生花这两三年又回流古偶界了。

《古剑奇谭》剧组的杨幂、李易峰、陈伟霆,借《斛珠夫人》与《镜双城》重聚鹅天鹅地,马天宇则在隔壁的《尘缘》;张纪中版小龙女刘亦菲,与于正版杨过陈晓,则在《梦华录》里梦幻联动(哦,还是鹅);刘诗诗久违出山,网传要接的《狐妖小红娘:竹业篇》虽是漫改,但也妥妥又是一个古偶。

可相比“靳东刘涛”们,舆论对于古偶明星的自我重复,容忍度要低很多。唐嫣傻白甜、刘诗诗两眼无光、杨幂演技套路体态差……许多古偶明星都有这样一些祖传槽点。《斛珠夫人》上线后,该说果不其然还是令人遗憾?很快又被指出,从情节到造型都有一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扶摇》的影子,表演上用了原声以示诚意,却不及小演员一张新鲜面孔来得惊喜。

也别说大家针对85生花,新一代古偶明星也大多有这样的困扰,而且在职业生涯中出现得更早:

2018年暑期,仙侠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热播,时隔两年,“润玉”罗云熙、“鎏英”陈钰琪在《月上重火》中重聚,一个白衣飘飘披发,一个深色短打束发,很难不感到复制粘贴。刘学义的仙侠反派,从自家的《白蛇》《琉璃》一路杀到柠萌的《千古玦尘》。赵露思,古偶串戏到现偶第一人。鞠婧祎,连妆容都跨多部戏实现了半永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豁免权”从何而来?

问题来了,为何中年偶像剧拥有更多复制粘贴的“豁免权”?

从内容层面来说,中年偶像剧尽管也常常被批悬浮、狗血、三观不正与逻辑不通,可看性与收视实绩正在赶超许多注水古偶。而且,当“高级感”大剧频频翻车(芒果精与《天盛长歌》永不和解),这届年轻人已经越来越不介意公开表达对于下沉趣味的喜爱。一个上行一个下行,两者面临的舆论自然不同。

这种可看性,一是来自演员表演到位,能把一些匪夷所思的设定合理化。二是因为这种剧再狗血悬浮也是个开放世界,生活的闷棍不知道从何抽来,人物动机也合理很多。相比之下,高度依赖网络IP的古偶则是个封闭空间,人物刻板,剧情套路,再宏大的世界观都是主角恋爱的背景板,越来越难以提供强刺激。

从服化道来说,中年偶像剧造型有限,更多是发挥空间的问题。都市中年男女的造型很难翻出多少花来,除非年代或者身份的跨度极大。古装剧则不然,题材内部可以再细分,人物身份更是有许多种选择,造型、质感都理应更加多变。

别人不说,还是说杨幂。不管用如今的眼光看是美是雷,当年她的古装造型也是不怎么重样的,而且是古偶还是央视剧,一眼就能分得很清楚。

2010年以后,古偶的产能提升了,制作却越来越流水线。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火,五年后的仙侠剧还是披头散发蚊帐风,稍微做了一些繁琐变化的《长月烬明》就可以吹差异化了。不仅造型同质化,场景串戏、配音与OST歌手都是排列组合、滤镜自我copy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要知道,现如今能够提供古风的娱乐内容已不止影视剧一种,国漫、综艺、短视频甚至卫视晚会都相当努力,观众、特别是对古偶剧仍有感情的观众,怎能不怒其不争?

从演员层面来看,中生代演员们的走红方式比较传统,即依附于成功的角色塑造。他们所饰演的角色中,很少有自身人气极高、不容侵犯的“纸片人”,作为演员的发挥空间也更大一些。不管成功后是进取还是吃老本,他们的创作者身份是得到过收视或奖项认证的。

“就是没有竞品,靳东的日子才过得这么安逸”,某自媒体评论道

古偶明星们所处的时代,行业环境更加复杂,其中很多是靠出演热门IP走红,所谓的从纸片人那里“吸血”。而越是年轻一代古偶明星,这种被制造的感觉越强,红出圈后还要——或者说,才要向更多人证明自己作为演员的能力与不可替代性。

换句话说,中生代演员们将自身特质注入角色、甚至在不同的角色中反复呈现,某种意义上是其主动性的体现,古偶明星的自我重复则相对被动。

鞠婧祎常被诟病千篇一律,然而回顾其从业经历,她也没有多少选择。而且,恐怕没多少人真心期待她转型。公司、平台需要她的稳定性,真正追她剧的、做她仿妆的不会受差评影响。而对于差评制造者——比方说B站影视区的UP主们来说,鞠婧祎这样高产却又不见大进步的年轻偶像,怕才是最贴心的选题拯救者。

对于中老年观众来说,跟着熟脸走是一种快速识别想看内容的方式,因此不介意那些熟脸角色重复、人戏合一。而年轻观众尽管更能玩转网络、处理信息,但也不是没有这种需求。说到底,合适的人演合适的角色,古偶美人们来演古偶,总比歪瓜裂枣的秀人强。

重要的是,仍有志做古偶的制片方应当打起精神来,在故事、角色、造型上提供更多选择,而不是躲在明星背后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