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模板

「借贷宝」 是1.3亿用户信赖的个人间借贷登记服务平台[补欠条]、[打借条]小工具经过5年的用户检验获得了市场的广泛认可。产品优势:法院认、帮提醒、不丢失,免去了手写借条、欠条不规范的潜在风险,保证了民间借贷协议的有效性和公正性,协议云端存储不丢失,超过宽限期系统自动电话提醒避免了债权人频繁催款的尴尬,缓解借款双方的矛盾冲突。点击 立即下载 最新版。

<   扫左侧二维码下载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发布日期:
2021-11-09

浏览次数:

245

来源:

搜狐娱乐

原标题: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撰文:EW | 夏清逸(上海)

审核:EW | 岳 鸿 (上海)

支持:东西文娱ACG组

导 读

近日,江苏卫视综艺《2060》的播出让市场再次注意到虚拟偶像。

从美国 的《Alter Ego》,到中国的《跨次元新星》《虚拟人成材计划》《2060》,电视台与视频平台近两年逐渐重视虚拟偶像的娱乐价值,并开始探索各类对齐真人综艺制作水准、又凸显虚拟偶像特色的综艺节目。虚拟偶像在节目中唱跳、互动,带给观众独特的视听体验。

从全球市场来看,虚拟偶像外形与人设经过精心打磨,更容易符合年轻用户的审美与喜好,且凭借强互动性、陪伴感,更易与粉丝产生丰富的情感连接。

而对偶像经纪公司、内容生产公司以及以往和真人偶像合作的品牌、时尚、商业公司来说,虚拟偶像在沉淀内容与品牌资产、突破内容和互动的时空限制、风险防范等方面,也有独特的价值。

因而,越来越多内容制作、运营和技术公司开始加入虚拟偶像赛道,并推动虚拟偶像市场呈现更加多元化、细分化的趋势。

在早期以洛天依、绊爱为代表的二次元审美虚拟偶像之外,已出现诸如童和光、Ayayi等美型、超写实虚拟偶像,并以组合、厂牌等形式出道,面向不同受众群体。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对于更远的元宇宙未来,市场也逐渐形成共识,虚拟偶像将是元宇宙的重要构成。未来在虚拟空间中活动,和虚拟偶像交互是元宇宙普遍描绘的图景。

当然,现阶段虚拟偶像行业仍面临不少问题亟待解决,如技术层面,AI驱动、实时渲染等技术的进一步提升和应用;内容层面,如何避免同质化,提供更丰富的内容体验;市场层面,虚拟偶像“破圈”,拓宽受众人群也是当务之急。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背后:

产业多元化,市场细分化

近两年,越来越多虚拟偶像以各种形式进入大众视野,成为娱乐市场的新力量。

除了演唱会、见面会等,直播和短视频已成为虚拟偶像触及粉丝的主要场景,既有绊爱、菜菜子等从直播间走出的vTuber, 也有默默酱、伊拾七等以短视频内容为主的虚拟偶像。越来越多虚拟歌手、虚拟演员也进行直播互动、表演甚至带货。

虚拟偶像综艺也出现在屏幕上。在爱奇艺《跨次元新星》,虚拟偶像风格已趋向多元化,既有纸片人画风的“秋蒂”以夸张的高音让“人间开水壶”梗出圈,也有乐华娱乐推荐的虚拟练习生顾城带来正统偶像风味。

到《2060》,虚拟偶像展示的才艺则更加丰富。除了唱歌,炫舞系列首位虚拟代言人星瞳出场自带酷炫光环,展示潮流舞蹈秀;融合狮头、铃铛等国潮元素无限少女则把毛笔作为武器上演小剧场。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相较这两档综艺,B站出品的首档虚拟人游戏型养成综艺《虚拟人成材计划》,参演成员数量较少,但内容形式更新颖,注重虚拟偶像之间、虚拟偶像与观众互动,让观众“教TA做人”,是少见的具有养成感的虚拟偶像综艺。

《虚拟人成材计划》开篇,话痨元气小太阳童和光和他的好兄弟——高冷毒舌的Soda日常过着咸鱼生活。而神秘的虚拟人白术和他控制的虚拟人养成所LABeL卌贰,希望将两人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青年才俊,在经历多次失败后,决定求助高智慧的有机生命——人类,由此拉开了这档综艺节目的序幕。

在节目中,童和光和Soda与协助他们成长的真人UP主互怼,学习人类流行语和知识,在微博、抖音等平台以文字、Vlog等形式记录成长状态,并和粉丝积极互动。最终与温柔儒雅的全能制作人白术组成三人男团外来人员WL.S出道,童和光和Soda也分别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VOCAL和门面+舞担。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正是在平台、内容制作、技术公司等多方参与下,虚拟偶像的赛道逐渐拓宽,并呈现新趋势。

首先,虚拟偶像风格百花齐放,并根据不同风格匹配内容和运营。

泠鸢、绯赤艾利欧等二次元虚拟偶像之外,还出现了如中国风虚拟人Ling、潮流虚拟乐队RiCH BOOM、科幻感美型写实虚拟偶像男团外来人员WL.S等。基于不同的风格定位,这些虚拟偶像的外形、性格、内容等也不局限于可爱、呆萌。

如Ling有一双凤眼,会唱京剧;RiCH BOOM瞄准潮流赛道,因而6位成员外形各具特色,有蓝发女鼓手,也有毛茸茸的老虎rapper。

而上述提到的《虚拟人成材计划》出道的外来人员WL.S,如果深入了解下去,就会发现,三位成员实际上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仿生人,独立意识觉醒后希望摆脱控制,开始全新生活。未来科幻感的设定背景下,白术、童和光和Soda自然也外表美型,衣品发型充满前沿时尚感,且经历一番养成打磨,很快成长为唱跳能力突出的偶像。

其次,虚拟偶像的内容要求“质”与“量”兼顾。

“质”是指摆脱早期粗放式内容,打造有破圈潜力的优质作品,让虚拟偶像进入主流视野。如洛天依经过多年技术和内容积累,今年登录央视春晚与王源、月亮姐姐联合表演《听我说》。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量”则指虚拟偶像内容足够丰富、形式足够多样,能通过各种渠道、形式触及更多粉丝。这有助于从不同维度虚拟偶像塑造人设,强化粉丝情感连接。

例如外来人员WL.S,日常活动覆盖多平台短、中、长视频。作为电竞少年,Soda时常进行一些游戏直播,有时还带菜鸟玩家童和光一起过关。声称自己“不带人”的Soda面对动辄沙雕操作的童和光却十分包容,经常引来粉丝刷屏“被秀一脸”。而童和光经常在B站投稿的reaction、开箱视频等,话痨又可爱的反应收获了许多关注,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超过300万。

除此之外,外来人员WL.S也通过线上才艺表演、线下全息演唱会,并筹备单曲专辑等,以满足粉丝不同需求。

再次,虚拟偶像的受众人群更加细分。早期虚拟偶像以二次元女性为主,随着这一风格赛道日趋拥挤,逐步出现A-Soul这样由大牌娱乐公司运营的虚拟偶像女团,成员人设特长各异的虚拟偶像女团。

目前,主要针对女性用户的男性虚拟偶像数量还相对较少,尤其非二次元风格更为稀有。行业已经看到这一市场空白,投入力度也逐渐加大。像外来人员WL.S,在团员构成、内容创作和粉丝运营等方面,就在借鉴真人偶像男团基础上,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

如成员人设要足够差异化,又能互补。白术温柔腹黑又全能,是文艺男神;少年音VOCAL歌手童和光则话痨元气小太阳,吸引“妈妈粉”;高冷酷盖Soda则有许多“女友粉”,而他与童和光的互动又极具化学反应。三人在SNS平台持续高频率回复粉丝,相比真人偶像甚至更会“营业”。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此外,当前虚拟偶像商业模式也更加多元,除了直播,还推出音乐厂牌、成为时尚模特、服务品牌营销等,探索拓宽变现路径。

虚拟偶像“突围”:

技术与IP双重驱动

不断涌现的虚拟偶像使得产业声量放大的同时,也让行业内部开始“内卷”:对人设塑造、内容质量、“营业”能力等方面的要求水涨船高,且要求虚拟偶像更加前置市场定位与商业模式,以融入娱乐产业的赛道逻辑。

事实上,近两年进入娱乐产业的虚拟偶像数量众多,但依然存在不少挑战。如一些虚拟偶像,仍因质量不达标、内容产能跟不上,运营能力较弱,导致无法引起大众市场关注,缺乏有效的商业模式,最终无法坚持长线运营。

要突破虚拟偶像在内容、运营和商业模式的维度的瓶颈,技术与IP开发手段缺一不可。

一方面,技术是虚拟偶像的底层驱动力。技术发展是提升虚拟偶像内容生产效率,确保产品和品质,并满足粉丝对虚拟偶像更多要求的基础。

洛天依能登录央视春晚,离不开其长期积累的线下实时演出设备和技术能力,外来人员WL.S能以外形吸引粉丝,展开实时直播、虚拟演唱会等活动,同样需要技术托底。

事实上,要让粉丝向对真人一样对虚拟偶像有情感投射,对于写实风格的虚拟偶像而言,就需要在表情、动作、情绪上尽可能模仿真人。

据了解,外来人员WL.S每个角色面部有超过700张表情BlendShape,发型结构和发丝真实度对标专业发型设计师设计的真人发型。

这些细节呈现背后,则有一支由模型、绑定、动捕动画、技术美术、技术开发等组成的技术团队,花费两年时间进行技术迭代以确保外来人员WL.S成员的高写实动作和表情捕捉,呈现高精度、高拟真的外形。

如其自研业内顶级游戏角色制作技术,在面部捕捉的实时预览以及虚拟人的直播业务中均有使用。还推出Maya和UE通用的修型解决方案,以实现更逼真、更细节的身体动画。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另一方面,作为面向大众娱乐市场的虚拟偶像,在实际运营中则有赖于各种IP开发手段。构建IP产业生态闭环,进而沉淀用户,在产业链各环节收获长尾价值,是虚拟偶像的重要竞争力。

当前越来越多虚拟偶像已不满足于单一的内容表达形式,通过音乐、MV、短视频及动漫等多维度展现自己,而这对打通IP内容产业链各环节,加强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如外来人员WL.S与《创造营》系列、《A咖时尚》等多个综艺,与和平精英、英雄联盟、食物语等多款游戏达成合作,借势解决冷启动的流量难题;根据快手、B站等不同平台调性,分别投放日常短视频和舞蹈、MV等内容,还建立多个粉丝群,运营粉丝社群生态。这些探索,为后续粉丝经济和长线运营打下基础。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虚拟偶像的未来空间

登录天猫购物能看到阿里首位数字人员工Ayayi,洛天依进入李佳琦直播间,虚拟主持人申雅亮相进博会……虚拟偶像已经逐渐渗透到大众生活的许多方面。

这些变化,也反映出虚拟偶像的市场需求正在释放。

虚拟偶像相比真人偶像“不塌房”,比起脱胎于ACGN作品的“纸片人”,又更有接近性和互动性。除了满足用户娱乐、陪伴和情感需求,越来越高品质的虚拟偶像,正在进入影视、广告、线下沉浸等各种场景,为市场带来新的内容和体验。

如虚拟鹤追成为虚拟演员,已在电影《长剑风云》等作品中担任女一号;又比如元气偶像童和光与真人共演综艺,还化身“好奇宝宝”探店JK制服,带领女粉丝入坑。

虚拟偶像“扎堆”娱乐圈:技术与IP运营驱动产业多元化

事实上,在诸如品牌营销等场景下,中国市场机遇对移动设备极度依赖的人口基数,以及巨大的视频内容消费和社交媒体渗透性,催生出巨大的数字营销机会。这种营销场景中,角色IP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对消费、时尚品牌与产品来说,以往真人作为形象代言人具有人设翻车的不可控性,并且流量容易跟随真人流失。而虚拟偶像可以呈现更定制化的内容,并以更接近年轻人的形式帮助品牌、产品与用户互动。

可以看到,虚拟偶像的价值越来越得到各行业的了解与认可,有更多机会探索不同的应用领域来发挥自身价值。

随着元宇宙时代的到来,现在虚拟偶像的一系列对内容、技术和运营的探索,则在为更好地融入新时代做铺垫。